夜读丨苏姨(有声)

  苏姨是我妈曾经的同事。

  印象中,苏姨是位打扮时髦性格极潇洒的女子,让人见她第一面便生出想要亲近的好感。苏姨很爱笑,哪怕不施粉黛也光彩照人,烫着那个年代少见的卷发,总穿着双北斗星商厦买来的红色高跟鞋,洋气十足伶牙俐齿,走到哪儿都能带给人春风拂面的和煦。苏姨是典型的“辣妹子”,性格泼辣不失人情味,经常做好事不留名。

  幼时的我特别喜欢苏姨来家里做客,因为她会讲许多好玩的趣事,说话从不拖泥带水,爽利又干脆,笑容张扬明媚,弯起来的眼睛似极了月牙儿。妈妈告诉我,苏姨是厂里的一枝花,绰号“苏苏”,因为性格讨喜长得漂亮,追她的人能从浏正街排到东塘,可苏姨千挑万选还是和高中同学结了婚,不知碎了多少倾慕者的心。结婚没多久,正巧碰上厂里经济效益持续走低的时期,苏姨毅然选择了辞职,先是上夜校充实自己,然后与丈夫一起学习做生意去深圳开起了服装店,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时羡煞旁人。自从苏姨离开厂子,她来我家的次数便越来越少,我妈打电话常调侃苏姨是大老板,苏姨爽朗的笑声仿佛能透过电波回荡在我耳边,我的脑海下意识浮现出往日苏姨抱我时,随着她动作起伏的裙角,飞扬而温柔。

  那几年苏姨回长沙的次数寥寥无几,大多时候都是和我妈保持电话联系,分享着彼此或喜或忧的点点滴滴,我们逢年过节都会收到她寄来的节礼。直到我家从芙蓉区搬至天心区,苏姨也在某天敲响了我家的门,时隔经年,当我看到想念着的苏姨,居然没能第一眼认出她!实在是面前的女人变化太大,完全和我泛黄记忆中的苏姨判若两人——时尚的波波头变成歪斜的马尾,靓丽的衣着被皱巴巴的衬衫取代,脚下不是锃亮的尖头皮鞋而是普通的休闲鞋。除却衣饰的变化,苏姨的眼角也多了些许纹路,容脸瘦削憔悴,见到我回家,苏姨殷切地拉着我手嘘寒问暖,我一头雾水,既欣喜苏姨的到来又震惊她的变化。事后才知道,原来苏姨是回来筹款的,她一家人原本在深圳过得其乐融融,可惜天降横灾,一场车祸夺去了她丈夫和儿子的性命。屋漏偏逢连夜雨,苏姨尚未走出痛失亲人的阴影,以前蒸蒸日上的生意却频频出现亏损,就连婆婆都罹患了重症,她一个人撑得非常辛苦。得知苏姨身上发生的一连串变故,我久久都没能回神,着实无法将那个笑靥如花的苏苏跟愁容满面的苏姨联系到一起,我唉声叹气,忧心苏姨恐怕承受不住打击,妈妈却安慰我,苏姨远比我想象的坚强。

  后来,苏姨将深圳的服装店抵了出去并带着患病的婆婆回到长沙,即便遭遇了诸多磨难,她依旧坚韧勇敢,尽心尽力赡养婆婆,又开了家花店。朋友圈时常能看到她在花店的照片,仍然是旧年精致的模样,站在姹紫嫣红的花丛边,娟秀的脸庞多了份岁月沉淀的温婉韵味。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不同的苦难,有的一蹶不振,有的迎难而上,苏姨虽然没有了完整的家,却终究没让黑暗覆盖余生。这样的苏姨,无法不令我肃然起敬。

【作者:帅艳思】 【编辑:罗亚坤】
关键词:夜读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