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割稻子

相链区块链

  文 | 汪珍玺

  汪家岗,有山,有水,有田地,来过的人都说是个好地方。

  站在岗上,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巍峨雄壮的大山和青翠欲滴的树林,中间是一大片开阔地,有良田万亩,一条小河蜿蜒在坪中间,自西向东,缓缓流淌,滋润万物。

  到了秋季,家乡稻子熟了,金灿灿、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看上去像一幅油画,美极了;风儿吹过,稻浪泛起的稻香弥漫开来,把家乡的人儿都香醉了。

  收割稻子,正是这个季节的主旋律。

  为了尽早将稻子收进仓,稻田里到处都是人们收割稻子的繁忙景象和打谷机的“嗡嗡”声。我家有六七亩稻田,都挨在两里路开外的小河边。每到稻子收割的时节,母亲就先收来牛粪,选个晴朗的日子,把牛粪稀释后,将家门前的晒谷场用牛粪浆一遍,这样浆过后的晒谷场干净,没有沙子和灰尘,是晒谷的好场地。

  那时,我家缺乏人手,收割稻子的时候,外公外婆舅舅姨姨一大家子六七个人就来帮忙了,甚是热闹。

  一大早,外公舅舅们抬来了打谷机部件到稻田边,姨姨们拿起镰刀,先在离田埂边近的稻田里割倒一片稻子,拣出一块空地,好放置打谷机。

  趁凉快,大家分好工,就各自开始割稻子了。我也兴趣十足,跟着大人一起学割稻子。割稻子,数七姨最厉害,她手脚快,一割一大片,眨眼工夫,便割到最前面,身后的扑子(割好的稻子)也一把一把地在水田里摆放得整整齐齐。

  割了一些时候后,外公舅舅就开始踩打谷机打谷了,六姨七姨小舅就继续负责割稻,我和母亲就负责递扑子。这正合我意,因为割谷,老是要弯着腰,我已经腰酸背痛了,早想歇下来,但碍于面子,又不好说,怕舅舅姨姨笑话。递扑子,我开始一次就只会拿一把扑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返于稻田里。后来发现母亲一次能拿好几把扑子。原来,母亲把扑子交叉放着,这样一次就可拿好几把,往返的次数大大减少了,也能及时供应外公二舅打谷。有时外公二舅打谷的速度快,就催我快点搬扑子,于是我也就学着母亲把扑子交叉放,这样外公二舅就不会断供了。

  踩打谷机是个体力活,一只脚要踩踏板,两只手要握紧扑子,不断地在股轮上左右翻滚,稻子才打得干净,十分辛苦。有时外公踩不起了,小舅就上去顶替。我那时还小,什么都想试下。看到踩打谷机有味,我也就去踩。没想到,不一会儿,就腿脚酸软,败下阵来。六姨七姨年轻体力好,稻谷割完后,也轮换着踩打谷机打谷,重活抢着干。

  打谷机的仓里,谷子渐渐装满后,就要人出谷子。这时,二舅就主动下来将谷子用撮瓢瓜撮上后装进箩筐里,一担一担地挑回家,倒在晒谷场里晒着。外婆在家就负责晒谷做饭。为了改善伙食,母亲就把平时积攒下来的猪项圈肉拿出来,交给外婆做成美味佳肴。

  因为人手多,一亩田,不到半天工夫就割完了。接下来就要转场到另一亩稻田。这样六七亩稻子,两天时间就抢割完了。

  那两天,老天爷眷顾,太阳特别大,谷子一晒就干了。望着丰收的谷子,母亲又甜甜地笑了。

  前些日子,妻子给岳母打电话,问起家里还有七八亩稻子要割的事。岳母说:稻子熟了,家里的人都还没回来,担心稻子没人弄。我对妻子说:找个时间,我俩回去帮着收割稻子去吧。妻子说:要得。

  昨天,妻子在家人群里发了一个视频。视频上,稻田里一台割谷机上安装着一根长长的管道,割谷机开足马力,正“突突突”地向停在稻田边路上的拖拉机车厢里输送稻谷。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在我们这个山区县的乡村里割谷都已实现了现代化,用上了割谷机。岳母七八亩稻子,半天工夫就解决了。

  看到这儿,我禁不住感叹: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家乡人正一步步走向科技兴农、乡村振兴的好路子。

  稻子又熟了,香了,唯愿祖国大地年年都是丰收年。


【作者:汪珍玺】 【编辑:张辉东】
关键词:割稻子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