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清明——笔诉追忆 云寄哀思”专题 | 青山蔟蔟烟茫茫
2022-04-05 09:46 观看:
相链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我的家乡多山。家乡的人去世后,一般都葬在山上。老房子的后山上新坟叠着旧坟,从山脚直到半山腰。

  清明和过年前,是回乡祭扫的高潮。

  走过长长的田埂,眼前是几座坟,里面躺着的是妈妈家已经去世的亲人们。每一座坟大都装饰得精致,碑上还残留着已剥落的所剩无几的金粉。碑是用黑石板做的,背上刻着墓主人的生平事迹。

  碑是一首缄默的,低悲嘶哑的萧森的挽歌。

  我们用大剪刀剪掉四周野蛮生长的荆棘枝条,清扫一下墓碑,点三炷香,插在香炉里。点燃的香被风吹散成带状的白烟,白烟往山顶飘去。

  几载春秋,大家族的一辈辈亲人躺在了这黄土的怀抱。岁岁年年,有许许多多走出黄土怀抱的人,被一种乡情牵引着,又回到这里祭奠他们。将来的将来,这些人也会躺在这里成为一个土堆,再由他们的后代来祭奠。

  清出一块空地,把纸钱堆好,点火。火舌舔舐着纸钱,使它们一点点化成灰。火能把纸钱送到那一边吗?不知道,但对人们来说能不能送到已不重要了。

  人们围着燃烧的纸钱小声絮说。他们和死去的亲人说话,也在和脚下的土地说话,仿佛土中的人还活着,仿佛大家还没有离开过这片金色的土地。被树的枝叶撕碎的,斑驳的阳光照在人的脸上。风把淡淡的惆怅和浓浓的依恋赶跑,火把一张张乡情和一叠叠牵挂烧完。

  香已烧完半截,一缕缕青烟穿过山路,穿过田野,穿过马路,像一双双无形的缥缈的手,把游子的心往故乡拽,拽向大山,拽向黄土地,田野,坟墓,漫山的狗尾草,回荡的牛铃,喧闹的鸡狗,粗拙的土坯房,拽向那个存在于梦境深处,宛如一幅印象派油画的地方。那里是每个人命中注定的起点,和归宿。

  老家的习俗,祭祖后要在坟头放一卷鞭炮。炸响声回荡在山谷,这是对故乡最华丽、最高调的告别仪式。

  山中安静了下来,人们又奔向了山外的钢铁丛林。但那缕青烟,在每个人心中久久不散。

  (作者 湖南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 初2106班 尹麓茗  指导教师 湖南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 宋 珍)


举报
来源:掌上长沙
作者:尹麓茗
编辑:田芳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
提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