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幸福账单”

相链区块链

  2018年消除空壳村,2019年薄弱村清零,2021年所有村集体经济均超过20万元——

  长沙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幸福账单”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钱娟 通讯员 刘友琼

  浪漫的蓝、高贵的紫、温柔的粉……数万株绣球花精彩绽放,这个夏天,长沙县黄花镇银龙村正解锁流量密码,吸引近万名游客徜徉缤纷花海,领略诗意田园。

  从薄弱村到集体经济强村,银龙村找到发展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金钥匙”,通过“村集体+骨干文旅企业+全域发展”的“1+3+N”融合发展模式,以农旅融合带动村民共同致富。村集体“蛋糕”越做越大,村民尝到甜头,银龙村党总支书记粟国超喜晒“成绩单”:“游客量从2020年的1.3万人次增至2021年的23.8万人次,休闲农业经营收入达到1680万元,村集体收入82万元。”

  银龙村之变,只是长沙发展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一处生动注脚。2018年消除空壳村,2019年薄弱村清零,2021年所有村集体经济均超过20万元……近年来,长沙找到发展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金钥匙”,实现新型村级集体经济“三级跳”。

荷花池中娇颜绽放,虾蟹鱼色香味俱全,乔口当地通过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和湖湘水乡特色,深度整合文旅农旅资源,加速形成“十里荷廊、百里水产、千年古镇、万亩虾田”的全域旅游格局。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飞 摄

  “空心村”逆袭 集体“腰包”鼓起来

  小蜜蜂酿出“大产业”,盛夏时节,浏阳市大围山镇同幸村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村级集体经济参与打造的“同幸蜂蜜”品牌火出圈,在线上、线下火爆热销。

  “蜂蜜加工厂采用全自动灌装,4名工人一天能生产2000瓶蜂蜜。”同幸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全胜告诉记者,“同幸蜂蜜”为村级集体经济带来60余万元收入,该村村级集体经济年收入已经达到80万元。

  几年前,同幸村还是远近闻名的省定贫困村,90多户蜂农苦于销售无门,村级集体经济常年揭不开锅。事实上,盘点家底不难发现,有着同幸村式困惑的村,不在少数。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早在2018年前,长沙村级集体经济收入100万元以上的村只有71个,村级集体经济收入5万元以下的薄弱村则占到60%。

  从贫困村到集体经济强村,同幸村是如何逆袭的?“2021年年初,在后盾单位的指导帮扶下,以村级集体经济参与的方式打造‘同幸蜂蜜’品牌,成立了合作社,与蜂农签订收购协议,全村蜂蜜随产随收、上门包收、价格保底。”张全胜说,思路一新,气象更新,同幸蜂蜜告别了自产自销的老路子,通过统一标准收购、统一标准打包、统一市场销路,实现提高附加值、打开销售市场的双赢。“销路不用愁,一年光蜂蜜一项,收入就超过10万元。”蜂农鲁余厚尝到了甜头。

  近年来,长沙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作为乡村产业振兴的切入点,建立“市统筹、县为主、镇负责、村实施”的机制,并从土地、财政、金融、税收、人才等方面着手,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

  与此同时,长沙着力破解制约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障碍,同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全面完成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推动集体经济组织开设独立账户,稳妥推进与村支两委的账目分离、资产分离,着眼于把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蛋糕”做大、分好,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村民。

  穿新鞋走新路 集体经济发新枝

  榜上资本大佬,发力乡村旅游,“空心村”强筋壮骨。浏阳市古港镇梅田湖村曾是个没有支柱产业、留不住年轻人的“空心村”。返乡创业青年汤宝连带领乡亲们发力农耕研学,采用“村委会+公司+农户”的运营模式,村民以土地、农房入股分红。如今这里改头换面,村民吃上“旅游饭”,农村妇女变成了研学接待的“农嫂子”,一间间闲置农房摇身变接待用房,100多户农户在家门口圆了就业梦。

  土地三权分置,让荒山变银行,薄弱村华丽转身。宁乡市双江口镇朱良桥村把土地化零为整,将土地经营权流转给宁乡花猪养殖公司,并整合原有的乡村道路、山塘渠坝、污水处理等设施,折价为资源、资本,荒废的山地释放出最大效益,为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插上腾飞翅膀。

  引来发展“活水”,一个个薄弱村脱胎换骨。长沙发展新型村级集体经济,“新”在何处?“不搞村村点火、户户冒烟,而是穿新鞋、走新路,坚持因地制宜、因村制宜。”市农业农村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彭万贵介绍,长沙变传统的直接办厂经营为新型的多元合作经营,坚持参股不控股、合作不经营的原则,走低风险、多样化、可持续的新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之路。

  “集体经济发展不能大包大揽,要激发内生动力、增强造血能力、释放发展活力,变‘要我发展’为‘我要发展’。”彭万贵介绍,长沙围绕“新型”二字,创新土地合作型、资源开发型、物业经营型、乡村服务型“四型”集体经济实现形式。

  “突出因地制宜。每个村环境不同、基础不同,不能指望‘一张方子包治百病’。”彭万贵说,坚决守住不改变村集体产权性质、不损害村集体利益、不损害农民利益‘三条底线’的基础上,长沙积极探索适应新时代要求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形式、发展模式、推进方式,土地合作“鹊山模式”、村企共建“双江口模式”、镇村统筹“老粮仓模式”、特色种养“乔口模式”和资源开发“梅田湖模式”等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集体经济发展新模式脱颖而出。

  根据部署,今年长沙启动实施新一轮壮大农村集体经济行动,将实现年集体经济收入50万元以上村占比达40%左右,培育一批经营稳定、管理规范、动能强劲、运行高效的集体经济强村,带动农业更强、农村更美、农民更富。

【作者:钱娟 刘友琼】 【编辑:肖娟】
关键词:
>>我要举报
晚报网友
登录后发表评论

长沙晚报数字报

热点新闻

回顶部 到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