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老太眼疾复杂视力弱,却对援塞医生说想看见女儿

2019-09-19 23:9     掌上长沙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9月19(通讯员 陈鸰 曹燕娜)9月18日,塞拉利昂中塞友好医院眼科诊室,刚刚揭开眼前纱布的Celina Kyah(塞丽娜·卡娅)露出了笑容,老太太激动地抚摸着她女儿的脸说:“I can see your beautiful face again(我终于又看见了你漂亮的脸了)!”见到这一幕,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医疗队队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江海波和队员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眼科主治医师曹燕娜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中国医疗队员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江海波说。

江海波(左)与曹燕娜(右)为患者手术。照片由援塞医疗队提供


  眼疾复杂,援塞白内障医生面临高龄患者的求助

  9月16日,中塞友好医院眼科门诊,曹燕娜正在为塞丽娜·卡娅做检查。这是一名80岁的妇女,视力下降十多年,只能隐约看见面前晃动的手影,生活无法自理,连行走都需要搀扶。虹膜后粘连、小瞳孔、黑核、浅前房,由于同时患有陈旧性虹膜睫状体炎、继发性青光眼等多种眼科疾病,塞丽娜·卡娅眼部问题异常复杂,囊括了白内障医生不愿意看到的所有情况。

  检查时可以看到,尽管使用了强有力的散瞳药物,患者的瞳孔丝毫没有反应,依然固定在2mm大小,这意味着手术区域将被虹膜覆盖,许多操作无法在直视下完成,而是需要凭借医生的手感。眼科都是在显微镜下操作,许多动作的精细程度要以零点几个毫米来度量的,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并发症发生,而这些并发症在缺医少药的塞拉利昂根本无法处理。

  正因为如此,塞丽娜·卡娅的女儿带着她走遍塞拉利昂,没有医生愿意为她手术。听闻中塞友好医院的中国医生已为成千上万名塞拉利昂患者重获光明,塞丽娜·卡娅的女儿辗转几个小时车程赶到医院寻求帮助。当看见医生眉头紧皱,她恳切地说:“Please!She wants to see me, and if you all give up, she'll live in the dark forever.(请帮帮忙,我妈妈想看见我,如果你们也放弃,她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中)”看着摸索前行的老太太,江海波和曹燕娜两位眼科医生决定,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帮助她。两位眼科医生制定了详细周密的手术计划,第二天由江海波主刀为塞丽娜·卡娅实施手术。

塞丽娜·卡娅的女儿(右一)感谢中国援塞医生江海波(左一)并合影留念。


  突然停电,医疗队员屏住呼吸将手术成功完成

  分离松解粘连虹膜、机械性拉开瞳孔、撕囊、劈核……两位医生紧密配合,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因为患者的周边前房浅得像一条缝,平常轻而易举的颞侧透明角膜切口也需要加倍小心;一只肾上腺素进去,瞳孔纹丝不动;粘弹剂分离虹膜和晶体的粘连,可能因葡萄膜炎的原因,患者瞳孔后粘连的范围要广,粘连更紧;要在完全没有红光反射的情况下撕囊真是艰难,幸好显微镜还给力,能看到囊膜反光。

  最麻烦的是处理硬核。塞拉利昂日照很强,加上患者有长期的青光眼和葡萄膜炎,白内障非常致密坚硬,黑黝黝的,像块石头;即便在国内做这个手术,也是需要周密酝酿的。前房浅、瞳孔小、虹膜毫无张力,这些都会影响角膜。而角膜内皮镜,这里没有;爆破模式,没有;主动液流控制,没有;就连超声波,也因为机器使用年限,能量输出也大受影响。所有缺失的一切,都只能靠医生自己在术中调整。万幸,关键的第一下,预劈核,从鼻侧到颞侧,从前极到后极,完全劈开。

  硬硬的黑核在超乳头下冒着黄白色的烟雾,机械拉开的虹膜,像是风中的彩带,削尖脑袋往超乳针头里窜。没有高大上的器械工具,凭着简单的几样手术器械,两位医生大气不敢出地紧张忙碌着。安静的手术室只听到机器细微的嗡嗡声,突然停电了,机器声嘎然停止,台上两位医生眼前一黑,惊出一身冷汗,迅速停止操作。一旁的塞拉利昂巡回小伙子,熟练地举起手机照明,他们已经很习惯这里的频繁停电了,可是他哪里知道,对于眼科手术来说,机器的突然停止对手术将会造成莫大的危险。很快来电了,机器重新启动,赶紧检查术眼,还好没有出现任何状况,两位医生深吸一口气,继续手术。

  核块处理完,轻舟已过万重山,剩下的步骤一气完成。吸皮质,装晶体,清洗前房。手术完成,角膜基本还是透明的,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回去。

  医生擦擦额头已是密密麻麻的汗珠,看见塞丽娜·卡娅平静地走出手术室,等候在门口的女儿连声道谢,给两位医生行了一个感激而诚挚的屈膝礼。

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版权声明

>>我要举报

作者:陈鸰 曹燕娜 | 编辑:杨蔚然

来源:掌上长沙
热门评论
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
提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