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游戏玩家臆想

      李柯毅 (高二学生)

      有人问我,最喜欢干什么,我一定会讲:打游戏!游戏嘛,多简单的事!况且,我也常自诩资深玩家。

      小时候,家中便早早购置了电脑,老爸思想前卫从未限制我参与游戏。从简单的炸弹到复杂些的需要技术的FPS类射击游戏,最后到要靠脑子而不是一味蛮干的合作类多人游戏,我可以说深谙其道,日复一日的空闲时间磨炼技术,操作也一天天纯熟。本来生活就该这么平静地过下去,可是一个有些奇妙的想法蹦入了我的脑海:我们操作着人物角色移转腾挪,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通过关卡;我们自己呢?是否我们本身就是某款大型游戏中的一角色呢?说它奇妙是因为觉得它太奇幻,就像某些小说中的情节。但可怕的是,我没法证明或证伪它。我们甚至无法证明我们自己的存在!日常的生活早已让我们习惯极了,我们自然不会思考这种问题,只管把生活过下去就是了。可是想到自己辛苦所做的一切,所孜孜以求或奋力达成的,不过可能是某种机器中的存储信息,不由得一种心酸与无力感涌上心头。

      有点悲观。如果“他们”不主动与我们交流,我们可能永远处于虚拟中,从未真正活着;可如果“他们”不想“玩”了,我们连虚拟地活着的机会都没有。当然曾有人想过,可我们却什么也做不了。侥幸地想,所有这些想法不过是种猜想,不是真的。但严谨地讲,无证明,就不可信。作为玩家的我们,只是成了玩家。

      现在我写下这些东西,谁知道是不是一个无聊的玩家找点新乐子,让一个无知的人进行不可理解地思想斗争,又看着他不知所措地苦苦思考,然后轻轻地笑他无知,藉以消遣呢?呵,这么想,倒也还有点意思。灵魂借由这样的渠道想到交感——尽管是他一个人的自娱自乐,但好歹“我”还能有所“感受”。庆幸啊!不过,事情也还不算太糟;如果我电脑中的人物还不知道自己是何种存在的话,我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否也可以推溯至我的玩家;或许再往上推至玩家的玩家……周而复始,玩穷尽也!

      这是报复!(挥拳)

      无知的人也能有抗衡强大的勇气,就像螳臂当车,至少我曾这么做过。但是,另一种莫大的悲哀又随报复而来。我们,都是一个人啊……这种孤独是永久的,没有人知道谁能消弭,最重要的是,没有尽头。当一种情感被无限的人传递着的时候,它本身便意味着无解。看起来路都被堵死了啊,但是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自闭,虽然这么说有点滑稽。

      你得首先相信不能影响你的东西,即在因果上与你没有关联的东西,是不存在的。这一条相当有用,尤其是处理人际关系时,不过这是外话不提。如此,以上我所伤感或疑惑的就真的只是我脑海中的蜉蝣,不复存在了。毕竟不是人人都要肩负着改变世界的使命。作为小我也能得到应得的“幸福”。

      其实,无论是作为玩家还是“被”玩家,都是应当满足的。哪里还管得那么多?与其在循环中沉沦,不如就当自己是这其中的一分子,又何尝不可呢?与其难过,不如享受眼下的一切,追求人生的价值与快乐。

      还是有一点点不负责任的小内疚,不过也没人能谴责我,他要能,何不早出现呢?

      不好意思啦!游戏还是照样玩,不过也许以后会想得多一点,以少让我们的玩家受伤,多让他们享受应得的一切,而不是在永无止境的战斗中消逝,最后被遗忘成了硬盘在角落里独自伤感回忆的可怜虫……这样当然也有私心,说不定……咳咳……你在看吗?或者你是亲手在写这些呢?

      那么,祝你好运咯。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