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后成长日记

      宋晓慧(高三学生)

      九岁,就是在那个什么都不懂,连雄心大志都是父母、老师教你说的年纪,我,失去了爷爷。死亡意味着什么,我并不清楚,只知道爷爷正躺在那口大箱子里;只知道今天的作业还有一张卷子要做完;只知道要将葬礼上的挽联偷偷记下来,回去要和同学们炫耀,毕竟很多人没经历过这样的事;那天二爷爷拉着我的手说“这回,你就剩一个爷爷了”;只知道后来我再也看不见那个喜欢给我买很难吃的姜片的怪老头了。然后才明白——死亡啊,原来就是消失,永恒的消失。其实每个人都会消失的呀,你的父母、朋友,你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也包括我们自己。这让人觉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啊。可我们依旧阻止不了必然的离去,那我就应该珍惜每一个还在身边的亲人,用尽全力地去爱他们,珍惜每一次的萍水相逢,珍惜每一次的不期而遇。

      再大一岁的时候学到了化石的形成,所以常希望自己也可以把喜欢的东西变成化石永远保存下来。终于有一天,我付诸了行动。在山间地头用手挖坑,铺草修整一下,接着将一朵极漂亮的紫色小花郑重其事地放在坑的中间,填土,又用小木棍在旁边用力地刻下我的大名,想着或许十几万年后的人们,在发现它后,仍惊叹于它的美丽,会将我奉为一个十分伟大的人。

      事实上,哪个男孩女孩没有做过上天入地、移山倒海的梦啊。只是如今的我,在认清自己的能力之后,不再执著于那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长大了才发现,其实绝大多数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踏踏实实地生活,勤勤恳恳地工作,当然也可能不会有什么惊世创举。但就算这样,我们也依然要保持一颗纯真的心,认认真真地生活,相信一切美好。

      或许只是因为一个眼神的碰撞,十四岁的我,情窦初开了。于是什么偶像明星通通抛之脑后,只想每天能多看几眼我的男神:周一例会,我会仗着自己那2.0的视力穿过层层队列,精准地捕捉到他的身影,即使他偷偷和同学说话的样子,都让我觉得好看极了;周末搭班车回家,我会顺着车缝小心翼翼地偷看他。如果看到他,我心里会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开心和安宁,直到心满意足的时候,才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发现我的人。大概暗恋啊,就是这么做贼心虚的感觉。我的十四岁,有紧张,有害羞,有甜蜜。

      一般来说,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最初的心动,不要拒绝它,也不要放任它。以后我们可能都会明白:在合适的年纪遇到对的人,爱情本身的美好才会赋予你最大化的幸福。

      叛逆期的我似乎越来越嫌弃爸妈土气的打扮和粗鲁的言行。每次的家长会在我看来就是“爸妈攀比大会”,看着别人的爸妈衣着鲜亮,再一看自己爸妈,顿时感觉低人一等。要是有同学恰巧无意间瞥一眼我妈,都会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总觉得那双眼睛里满是鄙夷。所以,平时我都会有意拉开我和我妈之间的距离,连交谈时脸上都带着不耐烦的表情。那个时候,我总希望面前这两个土里土气的人应该和我没关系才对。

      现在看来,其实都是虚荣心在作祟。无论如何,父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人。年幼的我们长大了,生命年轻而鲜活,然而当初年轻的他们却变老了,总感觉力不从心。就像我们曾经需要他们的陪伴,现在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关心和理解。父母与子女的相遇,不是渐行渐远,而是小时候你养育我,长大后我照顾你的一次爱的交接。

      如今,我十八岁了!这一路走来,虽说是有些辛苦——失去过,痛苦过,不堪过。但成长的意义就在于此:在跌跌撞撞的路上学会摸爬滚打,学会珍惜当下,学会爱,学会理解和包容。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