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不要假笑 我要真开心

      玉堂静(高二学生)

      那些发霉的季节,一杯咖啡、一首音乐、一场电影,加起来就叠成了日子。

      我本该是一个特别安静的人,但是我开始渐渐认不清自己了。我喜欢和大家待在一起,但是又害怕习惯不了喧闹后的一地鸡毛,尤其是喧闹后的孤独。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每次单曲循环阿桑唱的《叶子》,我的心就有莫名的触动。

      每次一个人上街,我总喜欢塞着耳机,低着头,眼看着手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手指在屏幕上胡乱地滑动。其实,我知道,我不为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孤独罢了。

      “我们的孤独就像天空中漂浮的城市,仿佛一个秘密,却无从述说。”宫崎骏在动漫作品《天空之城》里的这句话好像是说给我的,或者说,我需要一个奇妙的世界来沉浸我的悲欢或忧思,让我获得心灵的释然与滋润。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孤独吧。“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孟子看重的勇者的孤独;“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是南唐后主李煜“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之苦;“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是南宋抗金将领岳飞沉郁低徊的三更惊梦,绕阶孤独。

      “孤独不是一种脾性,而是一种无奈。”古人的孤独往往有大叙事大寂寞,是太“高端”了些,不够平民化;而余秋雨在《文化苦旅》里的说法则比较通俗,更符合我的实际。

      我是一个经常笑的人,可我不是经常开心的人,有些时候笑久了,连自己都忘了自己还会哭。明明自己很难过,可别人却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这是我的孤独,也是我的无奈。

      “该笑的时候没有快乐,该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该相信的时候没有诺言。”沈从文先生的这句话,让我唏嘘不已,也启迪我孤独地思考着人性的本质。

      柳宗元谪居永州期间,身处“拘囚”的险恶环境,却仍借江雪独钓,显其凛然不可侵犯的清高孤傲。这里无关风花雪,却孤独得寒彻入骨。

      但是,孤独也可以像丰子恺先生一般,“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不合群是表面的孤独,合群常常掩饰了内心的孤独。我将尽力做到,不因心情而左右自己的情绪,不因感情而困扰自己的人生,不对将来之事感到畏惧,不让往事束缚自己前进的脚步。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青春的日子难免困扰和孤独,但我不需要假笑,我要真开心。

      想起三毛,我愿做她笔下的那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做个正直的人,有自信,不逃避,多乐观,不自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