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溺水

      杨婧(高一学生 )

      我曾有过很多的错觉。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7岁那次“溺水”的错觉。“错觉”过于真实,以至于8年后的今天,已经15岁的我对水抱着好奇又敬畏的奇妙感情。

      那是夏天,天气热得异常,太阳耀眼得苍白,小卖部的冷柜一天能被掏空几回,地砖被晒得让人站不住脚。只有那热带植物还沉默地挺立着,而它们枝头的花朵被夏日点燃,红得烫人,于是我只得整日整日地泡在水里,消磨着无忧无虑的童年。

      那一天似乎是无比寻常的一天。可是不知为何,那灼热的阳光、黏稠的空气、喧闹的人群都散发着泳池底部消毒片的气味,在夏日里无来由地流动,带来难以察觉的偏离,如今回想起来,当天的种种似乎是“溺水”的预告,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暗示,如同灵异事件发生前悄然熄灭的长烛。

      我是突然从救生圈上失去平衡,栽进水中的,就如我对这件事的叙述一样突兀,我甚至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前一秒都还一切正常,可下一秒我眼中的天空猛地180度逆时针旋转,像舞台上滑落的幕布。随即我砸入水中,激起巨大的水花,与此同时,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水涌来,淹没我的嘴巴、鼻子、耳朵、眼睛,最终是我的头顶……

      随着水一起淹没我的,是巨大的恐惧,恐惧使我麻木。我想挣扎,却丝毫不能动弹,我想呼救,可喉咙被苦涩的池水填满,我发不出任何声音,无边的蓝色逼近,原先无比狭窄的泳池突然失去了边界,蓝色肆意地延伸,那些泡在水中的人的肢体都消失了,到处都是窒息的蓝色。

      “会死吗?”在不知所措中,这样一个恐惧荒唐的念头闯进我的脑海。在这念头闪过的一刹那,死亡的阴影贴近了我,像一只水鬼,我可以感到它冰冷滑腻的质地。

      奇妙的是,当这想法浮现后,我却逐渐变得放松,睡意袭来,冥冥中好像有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抚上我的脸,盖住我的眼睛,我松开握紧的拳头,水像风一样从我的指间穿过,我的头发像海藻一样在水中摇曳,我顺从地闭上眼,什么也不去想,只管去感受,甚至忘了呼吸。

      奇怪,真的是好奇怪,明明只有1米8的水深,我却觉得深不见底,明明是在下沉,却觉得是在漂浮,明明只有几秒的过程,我却觉得比几个世纪还要漫长,一切都乱了套,平日里的常识突然都失去了力量与意义,恐惧的感觉早已退去,我只觉得无比困倦,只想早点沉到底部好好睡上一觉。终于要到水底了,如果我的手再下垂一些,我想我一定能触到那冰冷的、美丽的、蓝色的瓷砖,如果幸运的话,我或许能抓到海星一样静静地躺在池底的消毒片。

      忽然,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抓住我,把我向上拽,凝固的时间又流动起来,从我的余光看去那个被蓝色充斥的世界飞速后退,被抛在我的脑后,我觉得我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化成了一柄利刃,斩开了水面,也斩开了时间,大约1秒,甚至更短,我浮出了水面,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茫然地打量着这个世界,突然觉得无比陌生,天空不知何时变成了与池底无异的蓝色,连云都像是在蓝颜料里泡过的湿棉花,一切,包括池边摆放的塑料拖鞋、花坛里的热带植物,还有漂浮的游泳圈以及救生员嘹亮的哨声,都带着蓝色的调子。

      眼睛进水的痛感袭来,当我再次睁开眼时,耳朵里进的水流光了,声音又欢欢喜喜地涌了进来,一切又恢复了原样,一切都似乎回归了正常,仿佛先前都是幻觉,一阵风吹来,我冷得毛孔大张,我意识到刚才并非我的幻想,在炎炎的夏日里,我寒冷如坠入冰窖……

      即使是今天我也难以弄明白,在那似瞬间似永恒的“溺水”中发生了什么,然而那种奇异的感觉伴随我至今日——我常常认为世界是蓝色的。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