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晨练女孩

      李佳蔚(研三学生)

      早起的时候我总会在操场看到一个女孩,六点多的太阳已经明晃晃爬上天空,但是北方的寒气让你总会情不自禁地打上一个喷嚏。

      我也勤奋过那么几天,六点半去操场跑步,风总是能生硬地绕过你的眼镜片,在你的眼睛里拉出几滴眼泪,也就是俗称的“迎风泪”。学体育的朋友告诉我要用鼻子吸气,嘴巴呼气,我一面提醒自己一面又不由张开了嘴巴,所以跑四圈一定是我的极限。

      每当我停下来,女孩就会从我身旁跑过,她有点儿胖,头发很短,总是穿着绿白相间的运动体恤,黑色的运动长裤。不论我是六点半出现在操场,还是七点半,女孩都在,如果早就一定是在“兔子蹦跳”,如果到了七点半之后,那她一定在操场旁的单杠上拉伸。

      之后的一个半月里,我用诸如“毕业论文要抓紧写”“毕业实验要加油做”的理由暂停了才坚持两周不到的跑步。在四月末的一个夜里,突然看到镜子里圆圆的脸蛋、胳膊上软乎乎的肉,才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跑步了。

      人总会在夜里作出很突然的计划,然后心潮澎湃地盼望白天到来。第二天的六点半我出现在操场,跑步的面孔都很陌生,“大概大家都和我一样懒吧”,我在心里暗自安慰自己。在越过象征第四圈结束的白线时,我放慢了步伐,擦擦眼镜,正前方熟悉的运动服牢牢抓住我的眼球,总觉得似曾相识,脑子飞速旋转一圈以后,实在琢磨不清到底她是谁。

      她的头发大概已经到了肩膀,新长出来的黑色头发让她的发色呈现出两种颜色,像极了巧克力蛋糕,上面刷着浓浓的巧克力酱,下面是咖啡颜色的蛋糕坯,她跑步的姿势依旧像只兔子,等等,依旧像,兔子。我瞪大眼睛,摘下眼镜,用力揉了揉眼睛,熟悉的运动衣,上扬的嘴角,跑起来小于30度的摆手幅度,是那个女孩没错了。

      不过,经过不算长的一个半月以后,她圆鼓鼓的脸蛋已经被雕琢出温柔的轮廓,运动上衣有些空荡荡,倒让人觉得她是不是为了营造嘻哈风而故意买了大号。在我自顾自的思考里,她从我身旁跑过去,依旧是频率有点慢的小步子,倒像是一阵风,很轻盈地吹过去。

      这时候太阳突然爬过了操场正对着的那幢20层的教学楼,把前面女孩的背影铺上一层金灿灿的颜色,我似乎看到了她脸颊上细微的绒毛,她像是发现了我一样回过头,右侧的头发因为扭头的缘故正好划过她的脸颊,她上扬的嘴角已经从三月的可爱变成了四月的温柔。我也笑了笑,开启了自己的第五圈步伐,那天我跟在她的身后,一直跑到第十圈。

      后来我和朋友说起这个事,她咧嘴笑了笑:“你也算她瘦身路上的见证者了?”我仰起头,算是不称职的见证者吧?不过是她的坚持被我恰巧撞见了。大概我也应该坚持下去,说不定六月初的某天也会有一个人把我的坚持讲给她的朋友听。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