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报道(A12)

星期天 湖湘观察(A18)

返回版面

回老家理发

      余国良

      “气死我了!理个发要35元,好说歹说还就是不刮胡子。我就没见过不刮胡子的理发店。”理发后回家,我余怒未消。

      家人却在一边冷嘲热讽:“是你自己落伍了,少见多怪,好多理发店都不刮胡子的。”

      这也难怪,虽然我家住长沙,却很少在长沙理发,平常都是去宁乡老家时,顺便在附近的理发店理发。因我最近调动了工作单位,为给新同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今天在家周边的理发店理了发,才发生了这一幕。

      提起去老家理发的缘由,还得从30年前的事说起。

      1989年秋,我刚参加工作不久,长沙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也有些格格不入,因此每逢周末有事没事我常往老家跑。那时的“大男孩”们中间最流行的发型叫“一片云”,某个周末我在回老家前,也去长沙的理发店“时了个髦”,回老家的路上,我大有“血可流,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气势,生怕别人不小心弄坏了我的发型,坐车、走路都要与周边的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参加工作了嘛,乡里人变城里人,回家显摆显摆一下,多有型啊!回到家,本想能得到父母“帅气”的赞赏,没想到父亲劈头盖脸地问:“剃这个头要多少钱?”“二块五。”“我一年的剃头费还只要7块钱呢,以后都回来剃头。”我知道,爸爸是在批评我,不应该搞这样的发型来浪费钱。自从我工作后,爸爸就曾对我有过一次“表扬”,说我乡里人变城里人了,生活水平提高了,能坐车的就不走路了,衣服还能穿就不想要了。而这些在父母看来都是“大手大脚”的表现。爸爸是家里的绝对权威,我们兄弟姐妹没有敢不从的。更重要的是,我知道爸爸是不想让我丢了农家孩子从小养成的勤俭节约的好作风。从那以后,我每次都是回老家时顺便理发,更何况,为了不让我再“浪费钱”,爸爸还时不时地拉着我去理发店。就这样,我养成了到老家理发的习惯。后来我谈爱、结婚,经济独立了,回老家理发的习惯却没有改变,但更多的是让父亲知道,好的作风已根深蒂固。时间又过了好几年,父亲渐渐老去,住弟弟家十余年,我就去他理发的地方理发,理发的价格也从3元一次到后来的10元一次。

      叶落归根。如今父亲又住回了老家,我理发的地点也就随之“搬迁”到老家了,有时,我也会拉着二十多岁的儿子一同去理发。去老家理发是一种习惯,也是理念,更成了优良作风的传承。

      再次回老家理发,我还不知道有多享受呢。现在在老家理发一次只需十五块钱,服务却没得说,不但理了发,还帮掏耳朵,胡子更是刮得干干净净……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