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报道(A12)

星期天 湖湘观察(A18)

返回版面

老算盘新打法的向姐

      雨花亭长

      “猴子屁股坐不住”的女儿,她的双休日就是我的“受苦日”,拖着我到处转。早一向,我们来到湘江风光带,凑巧碰上久未谋面的向姐,六十多岁的向姐反应灵敏,竟然认出了我。

      我和她开玩笑:“向姐,教我女儿打算盘噻。”向姐说话做事中规中矩,她认真地说:“小朱呀,这个就不要学了,时代不一样。不过我还在坚持,我不打牌,也不玩麻将,孙子也大了,我就晨练算盘,白天、晚上跳跳广场舞。”

      原来向姐退休后,医生听说她打得一手好算盘,要她“重操旧业”来预防患老年痴呆。我说:“难怪你反应这么快。”向姐说:“手脑并用打算盘,预防痴呆胜过打麻将。打算盘对我来说轻车熟路,也叫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吧。哈哈。”

      向姐还偶尔到周边旅游一下,她说到江西等地的短途游好便宜。我说:“你没被骗啊,上次我老婆旅游没花几个钱,不过买回来几千块钱的杯具和玉器。”向姐说:“我不得,钱包我捂得紧紧的,他们又不抢钱。”说完我们呵呵笑,我心底里佩服这个“铁算盘”。

      向姐还向我炫耀,孝顺儿子从国外带回来一把红木算盘,古老而又富有中国传统文化味,她喜欢。我想中国的国粹从国外返回应该是文物级别了。世事沧桑,以前的吃饭工具成了文物,沦落成休闲健身工具。

      向姐是我的会计师傅,其实,我教过她的知识多于她教过我的知识。大学毕业后,我进一单位做着最基层的工作。半年后,单位举行一次征文,我的小文《洗》欲洗尽我人生阴霾,以小见大,拔得头筹。原来是单位秘书最近离职而征文,我转任总办秘书。

      我做了一年多秘书,为老总跑前跑后,深受信任。考虑到自己的前途和大学所学专业,我申请做会计。那时财务部是最好的部门,一般人进不了,这种“曲线救国”方式挽救了我的专业。

      财务经理带我到平时走路从没正视过我的主管会计面前:“你跟向姐学吧。”当时,四十出头的向姐凭“写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算盘,做得一本好账”的本领,从一百多应征人员中脱颖而出,应聘为会计主管。

      向姐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目光从镜框上面投过来,淡淡的敌意。她看了我一眼后,头也不抬地交给我一叠原始凭证:“你就汇总原始凭证。”然后右手拨弄着算盘珠子,左手用水性笔卡住一账本,一本正经做她的账去了。原始凭证汇总是很简单的事,就是将借方金额和贷方金额登在一张表上,会计是复式记账,借方要等于贷方,如果不等就得核查哪笔账做错了,汇总其实也有复核之意。

      我望了下办公室,桌子上全是算盘,心里发毛。书到用时方恨少,只恨自己算盘打不了。靠这算盘我无法把汇总表做好,老会计一边嘲笑我不会打算盘,一边羡慕我学过电脑。有个实习生女孩指了指出纳的抽屉,只有出纳有个计算器。我先从出纳抽屉里借来计算器,等老总特批再买一个。

      俗话说:带熟徒弟,饿死师傅。况且我不是普通的徒弟,而是和《西游记》中那些有背景的妖怪一样,来自“玉皇大帝”身边,也可能是一只有爆发力的“潜力股”。人家得罪不起,也不重用我。那一年,我重复做着汇总原始凭证和登账工作,没技术含量。

      过了些年月,单位决定财务电算化。我们很快结束一把算盘一本账的传统方式。今天,手工原始凭证汇总和登账工作被电脑替代,新会计不知什么叫原始凭证汇总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电算化方面,我有优势了,工作中我教会向姐很多的电算操作。

      向姐对我还一直防备,直到我考了会计师证,决定寻找更好的单位时,向姐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我有职称、工作经验,能操作电脑,有机会找好一点的单位。有人告诉我,向姐此时才放下心来,我没觊觎她的主管位子。社会进步太快,向姐患上深深的“本领恐慌症”,年龄限制使她无法华丽转身,保住岗位是无奈的选择。离开原单位后,我偶尔去原单位那里转转,基本都是向姐请我去单位食堂吃饭。

      每个人心里都揣着一把算盘,有人打大算盘,有人打小算盘。其后,我慢慢明白:不管什么时候,给他人留饭吃,自己才有饭吃。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