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奔向一条河

      张镝

      在家里宅了一天,晚饭后,想出去走走。去哪呢?河边。

      我是如此渴望见到那条河。

      白天没练拳。如果按昨天的行程,应该去附近的广场,那里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是集中习拳的好场所。开阔的视野,浓荫的草木,幽静的道路,无疑是心旷神怡的享受。

      可我还是想念那条河。

      粼粼波光,依依杨柳,沿河散步的行人,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夜的柔媚与生动,像琴弦,如此撩人。

      河流没有唤我,那里也没有拳友,我却听到胸腔里鼓荡着朝它奔跑的声音。

      穿过立交桥下的十字路口,沿着一条小巷,我与先生两个,朝它赶去。

      这是我们再次趁着夜色,在这条路上走,去往河边。白天拥堵的道路,晚上显出几分清静,左边是高大的香樟树,右边是从天马桥上倾泻而下的迎春藤,将路灯的光线挡在了枝丫高处。

      来到浏阳河路,便靠近了河流。

      这条路,不同路段,风格迥异。修得早的那段,位于老城区,有着昔日的繁华与精致。高高的石墈,垒成石壁,下边是河,上边是路。想看整个河面,要么居高临下,站至楼顶,要么靠近石栏,探身朝下。河与路,落差分明,可远观而不可亲近。近年来修的这段,上边是路,下边以斜坡形式往水边延伸,延至坡底,是条傍水的休闲路。人在路上走,有如画中游,一边是满坡的花草树木,一边是仿佛触手可及的河流。

      沿着芳草萋萋的坡间石梯,很快抵达河边。只见树枝更显葳蕤,青草越发浓密。铺着麻石板的道路,宽敞而平整,每隔几十米就有些石椅石凳。微风吹拂,垂柳轻飏,总让人想起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临河的石栏石柱,你牵着我,我牵着你,分别朝上下方远远走去,直至隐于深处。

      夜色迷人。

      抬望眼,眼前是微波荡漾的河流。宽阔的河面,渺渺茫茫,波光四溢,团团簇簇的波纹连着波纹,你呼我唤,挨挨挤挤,闹腾着朝前涌,却又无声无息。感觉它们无限接近堤岸,却又保留着适度的距离。

      越过河,对面堤岸,灯火通明,游人如织,构成一幅独特的风景。我去过那,该处依山就势,有行车的大马路、沿河的步行道,还有草垅间的蜿蜒小径,特别是一处处回廊,倚立水边,曲径通幽,与水足够亲密。听!一曲萨克斯《回家》正深情地响起,缓缓起伏的旋律,像水波,柔曼、舒展、宁静,将闻者的思绪一时带至水面,仿佛水上有翩翩起舞的芭蕾,一时带至天际,似乎天边飘飞着仙子。

      一排排高楼,巍峨矗立。装饰边棱的竖条霓虹灯,像条条光束,静静地把倒影扔进河里。水动,光动;水走,光仍留在原地,轻轻晃动。哦,该不会是,它对镜梳妆,以水为镜?

      上游某处,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一朵烟花,凌空起舞,花团锦簇,美得神秘而惊心。虽然转瞬即逝,却倏然蹿入脑海,挥之不去。

      下游不远处的桥,再远点的风光桥,横卧河面,彼此打量。依桥而缀的夜景灯,一座像竖琴,一座如卧弓,与左右两岸的一线长长的彩灯遥相呼应。只见它们不停地变换着色阶,仿佛在比试彩装,想要秀出哪款最为美丽。

      灯映照着水,水倒映出灯,一幅图景,两幅画面,无缝对接,虚虚实实,如梦如幻,透出夜的妖娆与迷醉。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不久前,我才辨清这条河流的方向。而之前,在这里行走了十多年。那天晚上,河水很少,河床裸露,浅浅的河水,漫不经心,缓缓流淌,在沟坎处尤其清晰。我惊异地回顾起河水满涨时,水波的方向完全相反。我大惊,一把抓住先生,“怎么回事,一直以为它由西向东?”

      他似答非答:“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诸多事物都有其规律。知与不知,它都在那里。

      山有山的深沉与静默,水有水的灵动和神韵。夜晚以它独到的手法,过滤了白天的纷纷扰扰与纤毫毕现,以更多的隐入方式,将世界收纳、包容,于是乎,只剩下,浓淡相宜,恰到好处。

      此时这条河,便与这座城——偎依更紧。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