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遥念、关注、欣喜,是我离开沅陵后最真实的心情

沅陵记忆

      

      黄 婵

      年岁渐长,我对沅陵的思念也潜滋暗长,并逐渐弥漫成浓郁的思乡情结,每每提起都魂牵梦萦!沅陵素称“湘西门户”,位于湖南怀化市的北端,处在沅水中游。虽非我祖籍,但我在沅陵出生,长到七岁,因为生于斯、长于斯,在我心中,沅陵就是故乡!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沅陵山清水秀,层峦叠嶂、溪河纵横,沅酉二水纳百川,纵贯全境。我们儿时生活的沅陵县委大院位于沅陵县中心位置,当时处于低地。整个县城三面环水,秀美古朴,民风淳厚。那方山水、那方人文留在儿时记忆,片段零星、无法言说,却美成一段风华旧梦,难以忘怀。离别三十多年,回想起来却清晰如昨。

      沅陵的美景自然是最美的记忆!长大后,我去张家界、去凤凰旅游,就仿佛回到了记忆中的沅陵。张家界的溪水绵延、峰峻石奇、悬崖绝壁,沅陵都有;凤凰古城的纵向成线、横向交错的青石板路,蓄含于山水中的醇厚文韵,沅陵也有。想来也是,三地本是邻近地区,自然与人文本也类似。

      而儿时记忆最真实、最能说出子丑寅卯的,还是火烧云。

      夏天黄昏日落时分,或者雷雨过后,天空会出现大片红彤彤的云,从天际的西边一直烧到东方,霞光照在小伙伴身上,大家的脸都红扑扑的,小鸡小狗都被染成了红色,我们住的县委的平房也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父亲告诉我,这是火烧云。在沅陵看到的火烧云,风起云涌,不仅颜色多变,一会红彤彤的,一会金灿灿的,还有很多说不出来的颜色;而且千变万化,时而像仙女挥舞长袖、时而像万马踏浪而行……火烧云出现时,不管我们在干什么,都会驻足或跑出来观看,也叽叽喳喳地争论,火烧云幻化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这时,如果父亲在身边的话,就会讲火烧云的成因,引导我们想象天空的景象,然后讲很多童话和典故,那是我和哥哥最开心的时刻。离开沅陵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么美的火烧云。

      沅陵的美食绝对原汁原味,县城里有很多挑着担子的卖货郎,担子里有很多好吃的。只要父母给了零花钱,我们就站在县委大院门口,等货担。棉花糖、姜糖、葛根都是一分钱就可以买到。小伙伴喜欢棉花糖和姜糖,还有糖画,我则喜欢买一小节葛根。葛根粉粉的,算不上特别好吃,但我喜欢拿在手里热热乎乎的那种感觉。县城还有几家店铺,一串串泡在泡菜坛子里的泡菜格外诱人,我最喜欢用竹签串着的“心里美”酸萝卜,红红粉粉的煞是好看,咬上一口,酸爽无比。到了红薯成熟的季节,沅陵县城到处都是烤红薯摊,红薯热腾腾冒着香气,只要路过,我总缠着父母买一个,慢慢享用。

      沅陵的妇女勤劳能干,每到年节,县委大院的家家户户都做好吃的,馋得我们小孩子口水直流。尤其是过年,炒瓜子花生、做红姜、做甜酒、煎油渣,还有晒腊肉、做猪血丸子、打糍粑,热火朝天。到了端午节,包粽子、做咸鸭蛋和皮蛋。每一样,我都记忆深刻,因为不管谁家做东西吃,我们都喜欢围观。而围观的最大好处是,美食做好后,大人们会盛出来一点,递给我们小孩子,笑着说:“来来来,你们先试试味道!”我们就有了满满的口福。

      遥念、关注、欣喜,是我离开沅陵后最真实的心情。知道沅陵修了沅水大桥,过河不用坐渡轮了;修建五强溪水电站,淹没了以前的沅陵县城,县城被移到了高地,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水底。喜欢写文章后,我更关注沅陵的人文地理,凤凰山、二酉洞、龙兴讲寺、借母溪的风景与典故,随口就来。我还曾尝试寻觅儿时的伙伴,向美珍、向彬,这几个名字,在心中默念了很多年。

      记忆里,旧屋老院草木深,城门斑驳老树纵横。烟花易冷,人事易分,关于沅陵的回忆跟随我浪迹一生!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