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内心真正的懂得,兴许就在最初的对视,心与心的交融,直至成为永恒的获得

那一眼的光影

      

      简媛

      三月,旅行至双廊。傍晚独自在洱海边行走,但见黄色的曼陀罗开在街边,挤挤挨挨;闪烁在黑夜的灯火,连绵却又错落,如同星星。我像个失心的人,所有一切只是背景,内心越发寂寞。

      走在我前面的两位老人像是来度蜜月的。我想到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眼角含泪。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怪怪的感觉,不像是感动,更多的是委屈。

      起风了,海面微波起伏,一层一层皱起推进。海的尽头,夕阳沉在山后,给山镶了金边,仿佛山那边是另一个世界,那里的光亮也是另外的光影。而近处的山,全黑了,山下的房子也成了灰白,整个世界都沉静了。

      几时起,我会对一些陌生的事物有着这般的情分?我不记得了。它们可能会是沿途遇见的一朵花、山涧的一弯水、田间的一畦菜,又或是那个认真干活的匠人。兴许是我对熟知的人事倦怠已久,而这些遇见给了我鲜活的气息和支撑我前行的力量。

      不知从何时起,我慢慢失去了好奇心,这是一种让我害怕甚至惶恐的心态,仿佛青春一夜之间弃我而去,又或是某些与青春相关联的憧憬都不再属于我了。不知不觉中,我厌倦一切,万物于我索然无味,如同坠入沼泽,周遭都是陈腐。

      那日在束河古镇,沿着溪水行走,有个纳西族男人蹲在三眼井边剖鱼,他的女儿在玩水。水不是用来玩的,知道吗?说得很轻很温柔。小姑娘三岁左右,嘴里不停地问,你说什么呀,你说什么呀?手却是一刻也没离开水。父亲提高了声音,并无斥责,却也是摆明了要让女儿知晓其意的执着。

      在纳西人的心目中,水是吉祥之源。纳西东巴文化和民间的传统祝福语中,都少不了说“愿流水满塘”这句祝词。想必,父亲是想告诉女儿:怀着敬畏之心去对待水。

      原本只是不经意的一瞥,所见,也只是平凡生活里的某一刻,为何我会着迷,甚至驻足呢?

      只是粗浅的生活,却怀着真心去过,不焦虑,不怠慢。原来,是他们的态度吸引了我。

      海边行走的人,越来越多。我躲到僻静处,倚在一棵榕树上,看向前方,目光越过南诏风情岛,投向远处。无法再向前了,苍山被夜色笼罩成屏障。想到白日去苍山时的光景,我轻叹一声,许是失望了,转而望向天空。

      好美!我几乎要喊出来了。看着那片云,如同知己那般对视。云,成叶状,没有一丝杂质,悬在空中,沉静得如同墨玉。而天空,像块淡蓝色的幕布,衬托它,成就此刻的惊艳。

      这等喜悦,我自然懂得,如同伯牙之遇子期。内心真正的懂得,兴许就在最初的对视,心与心交融,直至成为永恒的获得。

      王朔一定是喜好如此“光影”的,不然他怎得“最好的爱情是惊鸿一瞥,从此不知下落”这样的文字。

      那般自然,无需争宠,亦不必献媚,只在恰当的时候表达自己。于我,只是那一眼的光影,便获得了这般的心思,足矣!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