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那春风得意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他心中不知有多么快活

湖畔拉琴人

      

      范思岳

      下午去了烈士公园,沿着葱绿的林荫路,边走边欣赏公园美丽的景色。悠闲中忽然听到远处有手风琴的声音,心情一下子喜乐起来,于是快步直奔手风琴响起的地方。

      在年嘉湖西岸边树林下,原来是一位老人在忘情地拉着手风琴。他戴着灰色礼帽和老花眼镜,看上去只有六十多岁,人显得蛮精神。

      他正襟危坐,面前是一堆物什。有高高撑起的音响、谱架、话筒和架子鼓,地上放着电瓶、节拍器及蜘蛛网般的连接线,两大本厚厚的歌谱上交替着五线谱和简谱,挂在身边车厢里的点歌器一闪一闪,碧绿得宛如晶莹的翡翠。这么多的东西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讲,仅搬上搬下便不容易。

      我来的时候,他正拉着《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老人演奏时似乎长着三头六臂。一边用左手按着贝司拉主旋律,一边用右手挥棍敲打架子鼓,下面用脚踩着节拍器,就这样一人完成了多人才有的交响。演姿有些滑稽,时而望东,时而望西,有时向游客点头示意,上半身如荡秋千一样两边摇晃。在阳光折射下,一副老花眼镜如同舞台上迷人的幻灯。琴技只是一般,加之只按贝司拉主旋律,琴声显得粗犷混浊,但简单的音符从音响里飞出,还是有一种催人欲醉的铿锵力量,让人感受到了生活的欢欣,看到了俄罗斯美丽的风光。

      如此独特的暖人画面,自然引来了不少游客观望。有人要唱歌,老人像送请柬一样将话筒和歌谱递过去,问你想唱什么调。合唱开始了,他笑得脸上飞满了彩霞。只要你继续唱,更是眉飞色舞,像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一曲又一曲往下拉,琴声犹如扯不断的风筝线。那春风得意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他心中不知有多么快活。

      我也是一个手风琴爱好者,遇到拉琴的人,就像看到了久别的知己,于是我上前和他打开了话匣子。

      他告诉我他姓肖,今年七十三岁,是企业退休职工,拉了五十多年琴。我笑着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学的手风琴?”他朗朗地说:“我是一九七七年在北京中央民族音乐学院学的。”我问他:“你认识北京拉手风琴的张国平吗?”话没落音,他抢着说:“怎么不认得呢,他是我国杰出的手风琴演奏家。那时他经常在中央广播电视台录制手风琴节目,我呢,正好在意大利维也纳金色音乐厅搞手风琴独奏。”

      据我了解,中央民族音乐学院根本就没有手风琴专业。另外,维也纳音乐厅是全球最辉煌的舞台,上台的都是世界耀眼的演奏家。

      如此的瞎扯和大言不惭,着实让我付之一笑,但细细一想,又让我升起了敬意。这位老人把手风琴看得很重,只是想攀龙附凤提高自己的声誉,幽默大胆地说出了心中已久的梦想,大言不惭的牛皮里,其实说明着手风琴是他一生的快乐、骄傲和不懈追求。我也终于明白了,老人家如此不出老,或多或少是受手风琴的快乐滋养。

      夜幕降临了。在回家的路上,我老是想着这位平凡而幸福的老人,也仿佛看到他驾着三轮小篷车、拉着心爱的手风琴、唱着“丽达的歌”,拖着满车的鲜花,载歌载舞飘拂在星城的大街小巷。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