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机械耕种

      杨学成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唐代诗人李绅的一首《悯农》诗描写了农民田间劳作的辛苦,每当我吟诵这首诗时,眼前就会呈现出随母下放农村的情景。前不久回老家闲坐,特意向大满叔询问现在的农事。大满叔掰着手指告诉我:“如今耕地不用牛,用拖拉机;插秧用插秧机;扮禾用收割机;杀虫治病用无人机……”我听后感到十分欣慰,更加坚信了一条科学论断:“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

      寒耕暑耘,是农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如果一个农民不会犁耙功夫,那是会受人指背脊的。犁耙功夫看上去很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技术活。

      上世纪六十年代,学校提倡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当年放暑假期间,我向生产队提出学犁田的请求,队长派一位老人教我。我一个学生伢,刚满十六岁,身体单薄,要扶犁掌耙不是一件易事。老人手把手交代要领,犁把要扶均匀,如果犁头太浅,泥土翻耕不深,不利于插秧和禾苗生长;反之犁头偏深,翻出老底坚土,耕牛背不动还会折断农具。我似懂非懂鼓足勇气,大声吆喝那头黄公牛起步,公牛回头一望见是一个新手,突然它低着头使劲用力,我赶紧把犁头压下,也没有注意平衡,咔嚓一声!木犁断成两截,那公牛乘机挣脱牛挖子,疯也似的跑到山上吃草去了。

      老人见状并没有半点责怪我的意思,反而和言细语安慰我,吃一堑长一智,头回生二回熟,实践几次就熟练了,刹时我害羞得脸红脖子粗。

      农村出集体工的时候,一个生产队犁田耙田至少要两名男劳力,才能跟上插秧进度。家庭联产承包后,耕田矛盾就暴露出来,不可能每家都养一头耕牛,一时间洛阳纸贵,租耕牛犁田的价格飞涨。有的困难农户便干脆扬起锄头挖田,这样以来就耽误了插秧季节,禾苗生长周期缩短,导致粮食减产。

      于是,好多家庭合伙买一台小型拖拉机,每天能翻耕十几亩田,几天下来耕地全部犁完。有的人看到了商机,就专门经营拖拉机,要耕田一个电话预约,拖拉机轰隆轰隆开过来啦!

      唐朝布袋和尚《插秧诗》曰:“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学生时代尝试了犁田耙田,而插秧是门槛最低的活。

      插秧先要扯秧,一般扯秧都是凌晨两点后的事。扯秧要扯蔸根,不能让秧苗折断根,一把一把洗干净,用稻草顺势把秧苗缚成一扎一扎的,而秧苗腰身不能打死结,插秧时省时方便。

      天亮回家吃过早饭,白天就集中精力插秧,按事先拖好的架子印痕,把秧苗插在十字交叉的点上。插秧不提倡面朝前方,而是习惯退步行进,主要防止脚把已插好的秧苗踩倒。插秧躲不得懒,你手脚慢就跟不上队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多难堪,因此,谁也不愿落后奋起直追。一天下来回到家两头不见天日,累得我驼子不伸背,扯都扯不直。

      大满叔说,搞集体那阵每逢插秧,主要靠你们学生伢子和妇女,壮劳力要扮禾;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家人起早摸黑也要花十几二十天。现在插秧机开到田里来,个把小时就基本搞完了。

      扮禾用扮桶沿袭了上千年,一天也扮不下几分田,后来发明了脚踩打稻机,一天可收割一亩多田,一个“双抢”季节上岸,也要二十多天才能收割完,稻谷收回来挑到晒谷场晒,几千斤稻谷要半个月才能晒干。如今收割机问世了,眨眼就完成收割,烘干机倾刻将稻谷烘干。

      记得那时为水稻杀虫治病,配上农药的喷雾器有十多公斤,背在背上在田里来回喷洒,劳动强度大且效率低,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连茶饭都不思。

      我母亲生前常说:“养崽不学艺,担断箢箕系!”说明什么呢?说一千道一万,一句话就是种田辛苦。大满叔说,现在就好哒啦,村里有人家买了无人机,喷洒农药分分钟的事,既不留死角,又不伤害身体。大满叔越说越激动,农民外出打工叫农民工,我们种田全用农机了,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工,此话有道理。

      今日农村,气象万千,不知不觉传统耕种方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机械耕种已成常态。有人欢呼开通农机直通车智能终端系统,不出家门用手机操作、调试和监控,数控耕种已经来临。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