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我和我的祖国征文

安居乔口乐如仙

      余海燕

      一个心境澄明、心胸阔大、延年益寿的人是最善于选择居处的,也可以说是好的居处选择了好的人,这是一个互等的过程,相依相息。而好的居处标准莫过于一个有水相傍的地方,“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就是智者的代称,人遇到了水,就如鱼得水,过得惬意而安然,自然能使心胸更为阔大而满怀善意。

      乔口就是这样一个好的居处,一个水镇之乡。

      它三面环水,水脉依依,域面宽阔,其间沟壑相通,稻谷泛浪,青色连绵,真是好一处人间仙境。

      缘于一份心灵的牵引,我已是三入乔口,每次它都能给我不同的喜悦。听闻杜甫入乔口时,正是晚年郁郁不得志之时,从岳阳溯流至乔口后,写下了入长沙境内的第一首佳作,此诗既描绘了乔口江岸秀丽之景,又发了一通羁旅穷愁的感慨。可以想见,杜甫背负着身心的疲惫,来到那时他还不知道会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杜甫码头,从船上起身踏入乔口水乡时,一定会起这么个念想,那就是能归隐于此,日饮三湘水,夜读五千年,抛却一个行者的匆匆,成为一个归隐水镇的智者,做一个高枕酣甜的美梦。这真会令人乐不思蜀呀!如果杜甫在此定居,必会活上百岁,成为一个将名字刻到“百寿宫”砖墙上的老人,可惜杜甫,却依旧要行色匆匆,去赶赴另一场尚不知悉的行程,时隔两年,杜甫先生即逝世于客舟上。

      如若时光能逆流,杜甫会作何种选择呢?假若换作是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如今,我正是怀揣这种念想而入乔口的。

      有时一件事物是需要深入的,就比如现在我走向乔口一样。进入乔口,我们不停地深入古镇,古镇两旁的房子全是白墙烟瓦,木窗上有鱼儿正在跳跃,那是渔户将鱼儿随手镶嵌在木窗中了吧。“百岁牌坊”“万寿宫”“杜甫客栈”等已经建成,古镇两边都是商铺,街道上人来人往,甚为热闹。据查,乔口古镇以前就是个商贾云集的好地方,因它为四县交界处,为入长沙水路的必经之地。想那时,寻常百姓人家上集镇购物,所到之处,衣袂飘飘,打躬作揖,摩肩接踵,吆喝声不断,寒暄声不绝,好一幅盛世昌平的景象啊!

      我们从古镇后街转入杜甫码头,此处青山簇拥着民居倒映于绿水之间,水面宁静,略泛微澜,岸边菜地相依,绿藤相缠,黄色小花次第开放,石跳傍水扎根,石跳上一美女伸展双臂在水中搓洗衣裙,远处一老翁撑着一条乌舡子船,他收橹张网,片刻之间网罗了一批蹦跳的各色的鱼,此情此景真是疑似入了仙境。镇长介绍说:此处就是杜甫入乔口登岸的码头,这条江有一个奇处,那就是水位基本保持同一位置,不会因湘江涨水而泛滥,也不会因湘江遭旱而干涸。这是不是就是所谓之天泉呢?

      我们在古镇七弯八转,享尽了乔口的美景,饱食了乔口的肥鱼,而更令我们为之向往的是,这里乃高寿之乡,在编在册的高寿老人共有三十多位,无名无姓的更是不胜枚举,镇政府在修复古镇之时,将这些老人的名字镌刻于百岁牌坊的寿字砖墙上,用以见证这个鱼米之乡赐予人的胸怀与善意。我们走进民居的小院,院内老人或团坐一起打纸牌,或织鱼网,或剖鱼熏鱼,这些老人个个如仙人精神矍烁,一问他们高龄几何,不是七十就是八十,九十老人也并不鲜见。

      老人们的高寿使我们大为震撼,甚是羡慕,都说以后要结伴来此仙境结个茅庐,天天相聚,写诗作画,品茗聊天,安度晚年之余静待乔口名扬天下。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