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幸有茶香慰乡愁

      袁道一

      打开车门,迎迓而来的是一株株青翠的油茶树。当我站在山头上,举目远眺,黄盖湖在天尽头如长练盘缠在大地上,近处连片成林的油茶树,给我深深的震撼。一株一株簇拥成山头上的绿冠,身上挂满的油茶果,一粒一粒缀满枝头,好像造物主不经意间洒落的绿玛瑙、红玛瑙,间或又给人一种错觉,恍若一双双调皮孩子的眼睛,在山风的摇曳下,滴溜溜地转着,一闪一闪亮晶晶,和着夏天的阳光。

      有那么一瞬间,我恍如回到年少的乡村岁月,老家在湘西南的山旮旯里,四面环山的中间一块大盆地,一年种植两季水稻,勉强能填饱肚子,可是经济作物甚少,一年中能吃上肉的次数屈指可数,从我记事起印象深刻的就是肚子里缺油水。母亲每年在杀年猪的时候,熬两坛子油,要掂量着使用,确保能吃到年底接续上。幸好分到的山林里,我家有一小块油茶林,这成为了我们改善生活和增加油水的美好源头。对这小块油茶林,我们珍爱有加,也是我少年的乐园。油茶花不带一丝一毫的尘世哀情,冰清玉洁,素面朝天,一袭白衣。等茶泡映入眼帘,我们猴儿一样攀援,采摘入口,那份清甜润泽心田。待油茶果群居山林,吸天地之灵气,饮自然之甘露,超凡之脱俗,历秋风而傲霜雪,仙风道骨随性天然。摘油茶果,便是我们这些小家伙展示身手的时候,我们灵巧地在枝头上钻来钻去摘果,一个不落,赢得父母的赞赏。尽管一天下来很疲惫,内心里是欣喜的,一则这些油茶果晒干剥皮可以榨成油,炒菜时母亲放茶油,比放猪油大方得多,每一个菜都是香喷喷的;一则榨油之后的茶枯,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我们可以用它去小溪里“闹鱼”,每次都能满载而归。

      小小的油茶林尚且给我的少年时光带来了巨大的快乐,而眼前这大片的油茶林,对于它的主人又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它的主人此刻正站在我的身边,这个叫李先正的高个子,身材魁梧,南人北相,难得一见的美髯公,大伙儿都亲切地叫他胡子哥。胡子哥是临湘的传奇人物,高中毕业进京谋生,从事图书发行,曾经创造一本书发行2000万册的奇迹,跻身千万富翁行列。此后,做过诸多行当,交友广泛,可谓四海之内皆兄弟,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按照一般成功人士的轨迹,坐拥巨富,更是要做一些来钱快的生意,以资本滚雪球,赚轻松钱。然而,胡子哥却不走寻常路,他认为一个人的财富如果只满足于自身的享受,没有多大的意义。好比一个人的财富是一桶水的时候,只能供自身家庭,可当一个人的财富是一条河,理当滋润两岸的人们。胡子哥尽管知道自己没有一条河的财富,但他想倾尽所能,去造福家乡父老。百般思量,胡子哥选择油茶,作为自己帮助家乡脱贫致富的产业。这是一个投资大见效慢的产业,很多人都不敢涉足,而胡子哥毅然决然地上马。那一年开始,他组建了100多人的专业队伍,集体组织开山,种植,一鼓作气开辟出了八个油茶基地,光是工资就开出了一千多万元。成为八大基地“司令”,胡子哥深知,任重道远,还要不断改良品种,建立良好的销售网络。他从来不觉得苦累,一心一意打理正在变得欣欣向荣的油茶产业。

      从胡子哥的油茶基地回来,我查阅资料,据《山海经》记载:“员木,南方油食也。”这里所说的“员木”即油茶。据此推算油茶在我国至今已有3000年以上的种植历史,油茶真乃大自然赋予华夏大地的瑰宝。它用一年的累积孕育出丰硕的果实,在人们收获丰收喜悦的时候,油茶花俏然展放,如同老父亲灿烂的笑容,预示着来年沉甸甸的希望。

      幸有茶香慰乡愁,待到油茶花开烂漫时,胡子哥在丛中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