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报道(A08)

向祖国汇报(A10)

向祖国汇报(A11)

返回版面

或许李老板并不是特别在意自己的酱菜能不能引领中国酱菜新潮流,他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而已

小个子李老板

      谢宗玉

      我不觉得替小个子李老板鼓与呼,有什么丢脸。我在意的只是,我的呼吁,究竟还有多大的影响力? 仿佛一夜之间,传统纯文学作家如我者,几乎失去了所有读者。

      但我依然想作篇文章,我要借这个老板,来浇一浇自己心中的块垒。因为从他身上,我似乎悟出了一些道理。或者说,一些在幽暗意念中蒙尘的道理,因他而瞬间洗亮,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最近两年,我的自信心到了崩盘的边缘。每天行色匆匆,却又无所事事,继而忧谗畏讥。有好为人师的亲友,在分分秒秒教我做人。仿佛我动嘴就有漏洞,做事尽留把柄。耿直鲁钝、莽拙愚朴,我能从一个山里伢子走到今天,实在是一种侥幸。

      可从这个酱菜老板身上,我明晰了一些事理。成功者并不一定都要做人精明、处事圆通。条条大道通罗马,总有一些人,会用外人看来很笨拙的办法,来弥补自身某些方面的不足。或者,有些看起来笨拙的举措,却能取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

      几次见面,对这个姓李的小个子男人,我都会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他的酱菜做得真的很好,可他宣传或者说“炒作”自己的方式,真的很笨。比如说,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样举办征文比赛,其宣传效力是非常有限的。

      还有,他花大力气、大价钱把这个名为十三村的厂区建设得像花果山,像百鸟林,像世外桃源,像绿野仙宫,像农耕文明博物馆,其实都跟他酱菜的销量无直接关联。

      他还组织厂里职工开展一轮轮家庭伦理教育活动,不辞辛劳亲自拍摄并长期在厂区布展“万张笑脸”展览;还有就是他资产千万却无私车豪宅,出门办事,常坐地铁公交车,却一直坚持“助教支学”……种种、种种,所有这些,其实都不能让他的酱菜多销出多少。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的。相对于那些大品牌酱菜,他的酱菜依然在夹缝里生存,除了是岳阳人家居生活之良品外,在外地并没有名声。

      然而,李老板的种种努力虽然对酱菜的销售起不到多少作用,但对我们来说,这个初夏有风有雨的日子,流连于厂区的深绿中,一路跳着摘杨梅、摘李子,惹一身凉意沁人的水滴,啃着微酸且甜的浆果,辨认古老而清新的植物,回忆童年乡间各自的往趣,却是浮生中难得的一段欢娱时光。

      凭借这些,这个小个子男人把自己的爱好性情品格,一下子就呈现给了大家:他把厂区打造成了自己心灵的模样。在这种花果环绕、绿萝披窗的环境下工作,厂里的员工们会有着怎样的幸福感呢?

      其实,这已经够了。或许李老板并不是特别在意自己的酱菜能不能引领中国酱菜新潮流,他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而已。他有固执的审美趣味和田园梦想,他想帮助更多的人,他想做一个五邻四舍都竖起大拇指夸耀的邻家伢子。他已经达到自己的理想巅峰。

      他对自己的状态是如此满意。这时候,我再要苛求他的营销策略,反而有点舍本逐末了。至少,参观完后,我完全可以大胆食用他的酱菜,而不担心中毒什么的。因为凭借这个小花园和那天他的言行举措,他确立了自己善良憨厚、清澈如溪的个人形象。

      他所有的努力,虽然对酱菜的销售看不到直接效果,但对临湘羊楼司镇那一小块地方世俗人心的浸润,却起到了一种不可估量的作用。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像这个稚气犹存的伢子那样 “贪图”邻里乡亲的大拇指,那么整个社会向善向美的力量,一定会像初夏里的这些风雨,短时间内在东方古老大地,营造出“花重锦官城”的局面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