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时间是个证人,但它总保持沉默,看尽人间的悲欢离合、花开花败

恋恋不舍

      杨扬歌

      寂寞世界中有两只钟表,一只在匆忙喧嚣中旋转不停,另一只的指针跳跃在天国。善良的尺子量过了时间,我知道隔壁就是天庭。那些伟大的神灵也屏息在听,祝福着外婆天国快乐。

      “死不是一件急于求成的事,那是一个必将来临的节日。”如果生命的终止成为必然,那生命的初始也成为注定了。只是为何止不住那苦涩的泪?

      那天傍晚,月亮才睁开惺忪双眸,天际还有一丝暖暖的余晖,时间是安静的。直到妈妈从未有过的尖锐喊叫声响起……那一刻,我的世界已不一样。

      “爸!你说我妈怎么了?你说清楚!我妈怎么了?”妈妈急切而粗暴地对着电话那一端的外公喊叫着,等来的却只有久久的沉默。坐上车往家赶,才发现天黑了,很黑很黑。

      “没关系的,妈,你知道外公一向小题大作,外婆她一定……没事的,没事的。”只是这样的借口连我自己都骗不了,泪水已无声流下,我忍不住抽噎。半年前全家已知道外婆脑内恶性肿瘤的事实,却唯独没告诉她自己。但外婆是聪明的,她如何不懂?外婆在医院治疗了一段,稍微好转就坚持要出院,我们明白她操劳了一生仍不舍得对自己多花一点钱;日夜编织着毛衣,我们明白她想为孙儿们多留下一点温暖;忙活大半天做出一桌子的菜,我们明白她只是想一家人聚在一起,她想我们了……

      还记得一个月前,我兴冲冲地将在北京集训的绘画作品和书法作品展示在奶奶眼前时她的骄傲神情。那天她翻出一张旧时的照片拿到我面前说让我为她画幅肖像,还说那时头发还这么密这么黑,笑得多好呀!没注意到她眼中的期待和请求,我只笑着随意道:“我现在画人画不好,等以后吧。”却不知道这一等已再无机会……那一刻的回忆让我心痛内疚到无以复加,我真笨呀,外婆并不需要孙女有多高明的画技,只需要孙女亲手为她画一幅肖像,那肖像里有她最喜爱与怀念的旧时幸福,只要是用心画的就已是她眼中最美呀!

      哪怕是在城市中开着飞驰的车,终是敌不过时间,直到看到外婆安详的睡颜像个孩子,再无忧虑与操劳,她是幸福的,一生满足而去。时间是个证人,但它总保持沉默,看尽人间的悲欢离合、花开花败。

      外婆您曾问我您死时我会哭吗,那时没给出的答案,现在我告诉您我哭了,您瘦弱的肩不要再负重担,不必再挂念,我们长大了。将遗憾也当成甜蜜作为回忆,我们都在。您不会孤单,像只迷茫的小船独自航行大海,我们是您的舰队为您保驾护航,祝您一路平安。我们一直都在!

      还记得初次上学为保护我紧随身后的您;还记得误以为我们走丢而拖着病腿一瘸一拐一个个单元、一栋栋楼地找遍整个小区,最后找到我们喜极而泣的您;还记得在最后一个生日因儿女喂您蛋糕而笑得幸福满足的您;还记得生病后孤单蜷缩在一角抱紧毛绒熊不肯松手的您……太多太多,都是一生放不下这个家忙活了一辈子的您。

      原来,一段时光最让人回味的,是染了岁月的味道,汇入绵长情意里的恋恋不舍。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