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长沙记忆(A11)

特别关注(A15)

返回版面

校内托管将终结“三点半难题”?

长沙城区中小学全面推行校内课后服务力解“三点半难题”,学校和老师负重前行期待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完善

  •   课后,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学唱歌。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周和平摄   课后,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学唱歌。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周和平摄
  •   课后孩子们开心学古筝。   课后孩子们开心学古筝。

      长沙晚报11月11日讯(全媒体记者 周和平 通讯员 丁敬文)“我下班,刚好‘踩点’到学校接女儿回家。”尽管天色已晚,11月8日,从岳麓区枫林绿洲中心小学接到女儿的家长孙小旺一脸轻松。从这个学期开始,学校推出校内课后服务,孙小旺从此得到了“解放”,自己上班和接送孩子上学实现了“两不误”。

      孩子放学了,可家长还在上班。长期以来,放学后孩子去哪儿的“三点半难题”困扰了不少家长。 今年秋季开学,长沙市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即校内托管)全面推行。连日来,记者参与长沙市教育局组织的校内课后服务专题采访中获悉,目前,城区各中小学已全面推出校内托管服务,其中芙蓉、雨花、天心、 岳麓和开福内五区参与的中小学学生达17.7万名,平均参与率达54.9%,加上高新区,这也意味着城区有远超过17万名中小学生家长受益,从“三点半难题”中得以“抽身”。

      镜头一

      教学楼前饶有兴趣学攀岩

      下午3时30分许,放学铃声过后,麓山国际实验小学门口,在两名全副武装保安的“把关”下,在老师的护送下,一部分学生相继走出校门,由等候的家人接走;另一部分学生赶紧“走班”找到自己的新团队,在老师的带领下或参与音乐、美术等艺术类兴趣活动;或踢足球、打篮球甚至攀岩拓展等体育类兴趣活动;或开展科技制作;或接受家庭作业辅导。其中校内难得一见的攀岩拓展训练就设在学校教学楼外,记者看到,该教学楼的一面墙上,经过“加工”后安装上了用来攀岩的设备和设施,饶有兴趣的孩子们在教练的带领下,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地进行攀岩训练。

      “学校新开设了攀岩训练,满足孩子们的需求,这也是长沙城区小学校园的首创项目。”麓山国际实验小学校长黄斌介绍,按照长沙市校内课后服务新政的要求,以自己的师资力量为主,外聘社会公益机构专业老师为辅,这个学期开学,学校根据家长自愿选择的原则,接收参与校内课后服务的学生有2700多名,占到了在校学生总人数的70%。

      镜头二

      体育、音乐乐嗨了孩子

      在老师的带领下,篮球场上,到处是孩子们生龙活虎跃动的身影;走廊上或过道间的训练点,孩子们或围成一圈或排成队,看老师的示范动作;教室里,或歌声悠扬进行声乐练习,或在老师的指点下开展舞蹈训练,或端坐聚精会神提起毛笔学书法……下午放学时段 ,走进开福区清水塘北辰小学,呈现在记者眼前的,俨然一派有条不紊的课间场景,校内课后服务正在进行中,放学的孩子已分批离校。

      清水塘北辰小学书记梁寒告诉记者,该校是开福区在校人数最多的一所小学,为稳妥做好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经过家长自愿申报等准备环节,该校在开福区教育局的把关下,在本学期正式推行校内课后服务。全校3997名学生,报名参与课后服务的学生1100多名,全校200多名老师全部参与。

      梁寒介绍,学校不提供午休服务,根据学生和家长需求,校内课后服务提供家庭作业辅导和艺术、体育搭配的不同类服务。由于室外活动场地比较紧,为满足体育类等室外课后服务需求,学校从时间错开安排,场地上也是“见缝插针”精细划分活动区域。

      实施

      政策“落地”家长参与度区域有差别

      长沙在中小学全面推行校内课后服务,此举无疑是政府为家长做了一件大好事,受到了家长近乎“一边倒式”的肯定和欢迎。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对照长沙政策的大标准,城区各教育局精心组织,已陆续“落地”推出了校内课后服务。

      “校内课后服务实施比较顺畅,全区以学校为主体,优先使用学校师资力量,有需要的社团则引进校外特殊人才,较好地解决了当前校内课后服务的师资问题。”谈及区域校内课后服务实施的现状,岳麓区主任督学李晓丽如是说,今年秋季开学,该区广泛动员,除农村学校外,全区80%的中小学校推出了校内课后服务。目前,岳麓区有中小学93所,在校学生近10万名,此次推行校内课后服务,该区中小学凭借良好的软硬条件从容应对,家长报名参与意愿很强,参与校内课后服务的中小学生占到了全区总数的81.6%。

      在雨花区,该区教育局党委委员刘翔贵介绍,今年秋季实施校内课后服务,该区中小学参与校内课后服务的中小学生达50191名,参与率48.5%;老师报名参与校内课后服务的有3895名,参与率为57.4%。

      “学校日常工作安排借助微信群等网络完成,为老师们参与校内课后服务创造条件,尽可能减少老师的负担。”在芙蓉区,该区火星小学校长何洁哲介绍说。记者了解到,为了尽可能满足学生和家长的特色课程个性需求,芙蓉区校内课后服务的实施由区教育局出面招标,筛选公布了一批第三方服务机构“白名单”,由各学校自行选择。目前芙蓉区中小学参与校内课后服务人数1.6万多名,参与率32%。在天心区,该区中小学参与校内课后服务人数1.78万名,参与率32%。

      声音

      有待实践中进一步探索和完善机制

      校内课后服务的实施无疑增加了学校和老师的负担,各学校在摸索中负重前行,如何将服务上班族家长的好事做实做好?在采访中,业界人士纷纷支招并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议。

      麓山国际实验小学校长黄斌告诉记者,由于校内课后服务影响到老师们原本下午的备课、教学研讨等工作,为此,该校将语文等学科集体备课时间换成了上午,课后服务时段,不排相应的学科活动,让老师们错开参与;教师例会则换成了晚上召开,且压缩至每月一次。“当晚开会,学校食堂会为老师们提供可口的饭菜。”黄斌说,学校建立了上课点到、课程监督、课后展示,每个学期建有考评的机制,确保课后服务效果。

      在岳麓区枫林绿洲中心小学,为做好午托和课后服务管理,该学校的10名行政成员分成两班,实行“两班倒”;为尽可能满足学生和家长个性化需求,课后服务引进了书法、舞蹈等校外专业老师参与,其费用在学校课后服务收费中开支。“课后服务加大了学校的工作量,老师们很辛苦,学校如何进一步统筹安排值得思考。”枫林绿洲中心小学校长黄兰辉深有体会。

      刘翔贵坦言,校内课后服务的推行是一件利好上班族家长的好事,不过也带来了一定的现实冲突,要解决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尤其有待教育系统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突围”,让机制体制不断得到完善;开福区教育局基教科钟洁芸则认为,校内课后服务推行,有的政策不能“一刀切”,如寄宿学校学生同样参加却不能另行收费,建议可适当收费。对于在学校午休而不参加校内托管服务的学生,业内人士同样建议可适当收取午休服务费。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