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长沙记忆(A11)

特别关注(A15)

返回版面

有效管理从情感渗入开始

      肖亚宁

      对于寄宿制学校,学生晚就寝的纪律管理是让班主任很操心的事情。如果寝室纪律不好,会带来一系列不好的后果。比如学生睡眠不足,上课就会恍惚、睡觉,导致作业不会做,最后就是抄袭,长期抄袭,就会形成弄虚作假的坏习惯;甚至导致成绩下滑,从而逐渐丧失求学信心。所以,我特别看重寝室纪律,也几乎每天早、中、晚都在寝室协助管理。  

      有天晚上11时7分,生活老师发给我一段某寝室学生讲话的视频,我去重新查寝,发现有6位同学在讲话。我没有指责他们,而是请他们出来站一个小时,并陪他们站军姿。一开始他们还相互嬉笑,以为我说个三五分钟就会结束。他们没想到的是,我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直站着。  

      夜很静,连呼吸声音都能听见。大概站了30分钟,寝室里已传出轻微的鼾声,这时我感觉到这些同学有点懊悔的意思了,但我还是站着不动。又过了10来分钟,有几个同学接连打起哈欠,我知道他们已经很想睡觉了,但我还是纹丝不动。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我也感觉到很困了,脚跟也麻木了,但是必须坚持。大概距离一个小时还剩4分钟时,我压低声音说:“今晚我站在这里陪你们,是基于三个想法:第一,我是来忏悔的,为什么我要忏悔呢?因为‘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你们没有纪律观念,可能是我教不严,所以我要忏悔;第二,我想看看那句流传了几百上千年的话是否正确,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看古人有没有跟我开玩笑;第三,我想给自己留个无悔的纪念。如果你们以后还经常深夜讲话不睡觉,按纪律我会请你们搬出寝室改为走读,那时我心里尽管不情愿,但也不后悔——毕竟我曾经尽过力。如果明晚谁还是吵闹、不按时睡觉,我还来陪你一次,但是后天晚上再是这样,我永远不再陪你,请你改走读。”离开的时候,我看了下时间,已是次日零时26分。  

      后来,听生活老师说,学生尽管偶尔有轻微讲话声,但是情况已大为好转。我觉得在教育管理的过程中,有效的管理先都是要渗入情感,然后再讲清道理,最后再讲规矩,而不是一开始就用规矩去管理。毕竟,对于学生,更需要温暖的情感而不是冰冷的规矩。(作者系湘一立信实验学校高一年级组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