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长沙记忆(A11)

特别关注(A15)

返回版面

时过境迁

      余韵(大二学生)

      收拾屋子的时候,打开房间中唯一一个上锁的抽屉,发现底部的角落,一只棕黄色的信封静静地躺在那里,朱红色火漆揪紧了开口处的纸尖,恪尽职守地保护着里面的信笺。

      这是分别时没敢送出去的心声。信中诉尽了少年情愫带来的不安和感动,幼稚地倾吐内心的挣扎和疑惑,甚至连写信人都未必相信,在一笔笔写下文字时真的就有勇气将这些想法传达给收信者。不过,至少时间确实证明,在该将信送出的时候,她没有。

      没有刻意去回忆当时的心情,信中写过的文字却一句句地清晰重现在脑海。曾经下定决心忘记的一幕幕又如狂风刮过尘封于一隅的书本,书页哗啦啦地翻开来,里面的影像清晰如初,熟悉的色彩突现在眼前,猝不及防。

      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到了自己的心意,却只敢躲在一旁偷偷地注视。因为他的沮丧而忧伤,因为他的愉悦而欣喜,从来都默默地祝福着,祈祷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能来到他的身边,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不幸运都能离他远去。每每正视他清澈的双眸,一瞬间的四目相对便会引得手足无措。脸颊变得再红也控制不住,明明回应一个微笑就好,却偏偏欲盖弥彰地转过头。缩着脑袋埋在凉凉的手心里,回忆一刹那最明朗的风景,结果发现什么都是模糊的,唯独那人的笑容清晰无比。

      忽然想起,去年的春节于他而言尤为特殊,耗时许多天、原准备在除夕夜送出的电子版生日贺图终于还是在开学后被另一个更有实际意义的礼物代替。彼时或许还相信,抑或抱有那么一点希望,两人可以从此为伴,生死契阔,以为将来可以坐在他的身边,把曾经偷偷准备却又藏匿起来的惊喜一一细数,笑谈过往。

      在人群中发现他的身影便迫不及待地跟上去,又止步于十米开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便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却刚在余光可及处捕捉到就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一切感情都笨拙地掩藏着。试着筑一堵藏身的高墙,却在又一次想起他时溃不成军。

      另一个角落里,是更直接的回忆。曾经偷偷捕捉的瞬间那么多,都在某个绝望又颓丧的午夜全部清空。唯独剩下的,是那之前一时兴起冲洗出来的两张照片,被掺杂在其他纸页中,躲过了回忆的大扫除,亦被遗忘许久。再次看见少年的面庞,还记得起那时的胆怯与得逞的兴奋,而再激动的情感却也被蒙上了一层陌生感——那份心情早已不在。

      或许有句话说的很对:每个人都不过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我们的一生所经历的,只是不断地相遇又分别。在我们的生命中,一部分人消失了,另一部分正在消失。他们或匆匆,或坦然地路过,留下的可能不过只言片语,也可能是一枚藏着未来的种子。似乎所有人都在强调珍惜现在,但更多人能做到的却仅是回忆往昔。

      惯于回忆,或许这也是我们总能跨过心坎的原因:我们往往忽视了一时的冲动,不去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凭着当前的头脑发热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幸好这样,我们才能留下更少的遗憾、有值得在将来笑谈的回忆吧。

      照片和信被归到一处,曾有他参与的回忆告一段落。被风打扰的书页重新合上,安放回那个角落。如今只有一个人在这里,没有激动与挂念,没有冲动或克制。一切如同遇见他之前,无所依恋,自由自在。只是每当回忆起那一段时光,我仍感甜蜜,并为之感激。那是我人生中一闪而过的一道希望,是我曾一遍遍咀嚼不厌的少年。只不过如今,时过境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