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星城地产(A05)

返回版面

以更加体系化的制度力量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刘解龙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本文以下简称《决定》),在第十部分“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用了近千字篇幅系统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生态文明建设内容。全部内容贯穿着体系化内涵与要求。这标志着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获得更大体系化的制度力量推进的时代。

      一、全面认识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结构

      《决定》指出,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这体现了“历史——现实——未来”的纵向体系性:一是在历史形成上构成了一个“四位一体”的结构体系,即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二是在现实社会中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三是在制度使命上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也是如此。这说明我国的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结构包括了丰富的内容,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也是一样。只有将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体系化置于这样的认知之中,才能更好理解和把握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体系化的必然性与规律性。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系统性和体系性的,从《决定》的思想和关系来看,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实际上是由三个层次的体系化结构与机制组成的。第一层次是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分类体系,《决定》中概括为四个方面,即为四个子系统体系,生态环境保护制度,资源高效利用制度,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每一个方面都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制度体系。第二层次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整体体系,即由生态环境保护制度,资源高效利用制度,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四个方面构成的整体体系。第三层次是作为国家治理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存在和发挥作用的子体系。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构建和治理能力体系作用,必须在这样三个层次上推进,让体系化性质与功能更好在实践中形成显著优势和强大力量。

      二、全面把握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进程

      生态文明建设的每一步推进,都伴随着制度创新。一方面是制度创新形成了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力量,另一方面是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制度创新的要求。制度力量与制度需求,构成了制度与生态文明建设的特定运行发展关系与运行发展机制。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以制度力量为旋律时期,不仅重视制度建设,坚持以最严格的制度保障和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而且重视制度的体系化和现代化建设。2012年,十八大报告中将“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部列,篇幅近1400字;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单列“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篇幅近千字;2016年5月,公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2016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2017年,十九大报告中单列“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篇幅1200字。党和国家连续不断、层层深入、层层递进地推进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推进制度建设向着越来越体系化的方向迈进,从而形成了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体系化的显著特点。

      制度的体系化建设是与制度的现代化建设紧密相连的,体系化是现代化的重要特征,但体系化更要有现代化的内涵。只有体系化与现代化的有机结合和相互促进,才能发挥制度的体系化力量。生态文明建设制度现代化的内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制度的人民性,让制度成为保障生态文明建设不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服务于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需要,服务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需要,从而确保生态文明制度在性质上的显著特点。二是制度的科技性,不仅要用制度来保障生态文明建设中广泛应用现代科学技术,而且要用现代科学技术来发挥制度的作用,让科技内化于制度体系之中,从而确保生态文明制度在科技革命时代的适应性。三是制度的世界性,从而确保我国更好地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

      三、全面激发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力量

      《决定》提出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内容要求与目标,意味着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作用和体系化力量是必不可少的和越来越重要的。所以,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定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入快车道,需要更加体系化的制度力量,有了这样的力量,生态文明建设必将获得更加权威、更加有力、更加规范、更加有效、更可持续的力量推动与保障。

      系统论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一个有效的系统,往往能够形成“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力量。那么,生态文明制度的体系化力量应当是什么,如何形成,如何强化,如何发挥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现实问题、制度问题与理论问题。当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已经达到今天这样具有较高体系化水平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深入分析如何全面激发制度的体系化力量的问题。

      对于《决定》在“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一节中提出的四个主要方面,不能仅仅视为简单的“四个方面”,而是要将其中的内在联系把握好,将其中的体系化因素理解好,这样才能够将其中的体系化力量全面激发出来。四个子系统的制度体系中包括生态环境保护制度、资源高效利用制度、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与之前的党中央国务院文件相比,《决定》对于生态文明建设体系体现了“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的理念,将“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作为单独一点设立,将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在全国生态环境大会提出的要加快建立“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思想落实到了国家治理体系的治理能力的制度体系建设之中,建立责任体系和明确责任主体,强化制度执行力,有利于制度落地见效。这样的体系化结构确保了体系化的制度能够得到体系化的落实,实现体系化的全覆盖。

      (作者系湖南省绿色经济研究基地首席专家、湖南省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副会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