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星城地产(A05)

返回版面

我的岳母娘走了

      陈惠芳

      我的岳母娘走了,那个喊我“惠惠”的岳母娘走了。

      整整10天,我一闭上眼,岳母娘清瘦的脸就晃动在我的眼前。脚步很轻,没有足音。

      长沙的那个凌晨,普通而刻骨铭心。岳母娘躺在担架上,被推进救护车,转回县城继续治疗。国庆假期快要到了。我想,我可以与我的爱人到县城再照料她几天。谁知,一个小时之后,传来了噩耗。救护车刚刚上了高速,还在宁乡地段,岳母娘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岳母娘爱女婿。慧眼识珠的岳母娘,更爱女婿。每一次见面,岳母娘总是充满了惊喜,高兴地忙里忙外。其实,她早重病缠身。岳母娘病情好转一点,我就逗她开心,说:“娘老子生了一个好女。”她说:“我找了一个好‘郎巴公’。”然后,一家人笑了起来。当地人将母亲叫“娘老子”,将女婿叫“郎巴公”。其实,我这个“郎巴公”并没有体现出多少好,话不多,做事也少,只是顺着“娘老子”的心,嘴巴有点甜。

      让我十分感动的是,岳母娘在意识模糊的时候,居然还认得我,喊我“郎巴公”,喊我“惠惠”。旁边的一大帮子女和孙儿,她大都不认识了。我也弄不清,岳母娘的潜意识里,我到底有多深。

      从我与爱人相识、结婚起,岳母娘身体一直不好。每次到长沙来,大部分时间是看病。走路发飘,愁容满面。我愁,爱人愁,全家都愁。谁不愿意身体健康,快快乐乐?每一次,爱人照顾她的时候,我只是跟在后面,像个闲人。可岳母娘一点也没有责怪我,总是记得我的好。她不止一次对左邻右舍“炫耀”,是“郎巴公”第一次带她坐飞机,到北海;是“郎巴公”带她到岳阳、浏阳玩,好山好水,好饭好菜。这么一个容易知足的岳母娘,真是我的福分。

      我曾想:岳母娘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病?后来,才慢慢知道她吃了太多的苦。自幼被抱养,年轻受累,中年丧偶,老年操心。柔弱的女人,怎么能承受这么多?积劳成疾,郁郁寡欢。我无缘谋面的岳父过早地离世,是主要原因。

      世界上真没有“如果”啊。岳母娘就这么一路劳心劳力地走来,走到了终点。

      弥留之际,岳母娘一再叮嘱我们要和和睦睦,好好过。斯人已逝,声音犹在。活着的人,好好活着,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地活着,就是对岳母娘最好的回报。茫茫世界,生离死别,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千百年来,人类就是在不断轮回的生离死别之中,告别悲伤,享用快乐,将接力棒一代一代传下去。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