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昨日召开的全市纪念第109个国际护士节大会上,张更姣、张雯、陈科文三名护理工作者代表,讲述了最美逆行、负重前行的感人故事——

听者泪满襟,因为他们爱得深沉

  • 张更姣 张更姣
  • 张雯 张雯
  •   陈科文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余劭劼 摄   陈科文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余劭劼 摄
  •   扫二维码看相关视频  拍摄:冯启阳  剪辑:周数邑 冯启阳   扫二维码看相关视频  拍摄:冯启阳  剪辑:周数邑 冯启阳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凌晴 陈登辉

      三个温暖动人的护理故事,一曲白衣执甲的英雄赞歌。

      在5月11日下午举行的长沙市纪念第109个国际护士节大会上,三名护理工作者代表张更姣、张雯、陈科文,讲述了他们最美逆行、负重前行的感人故事。正如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胡衡华所说,这些是南丁格尔“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精神的生动写照。

      聆听他们的讲述,让我们一起将时间倒回数月前,那段与时间赛跑、同病毒抗争的日子,看他们如何用最美身影阐释南丁格尔誓言的精神内涵。

      人物名片

      张更姣

      浏阳市淳口镇卫生院护士、援武汉医疗队队员

      以平凡之名

      酒店对面的居民楼上,出现了两排大大的字——“逆行天使,感谢你们”

      很多人问我,作为一名基层护士,为什么要那么坚决地去武汉抗疫一线。答案,在一张照片里。

      这是我们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后排穿红色衣服的那个男孩,已经永远不在了,他是我的亲弟弟张昌盛。2018年,才29岁的他突发脑溢血住进了湘雅医院重症室。因为家里条件困难,不得不在网上发起了轻松筹,素不相识的人从四面八方伸出援手,短短7天时间就募集了近5万元。

      每天,陌生的鼓励源源不断而来,是温暖、更是力量。那时,我就告诉自己,这份恩情我永不会忘,这份爱我一定要加倍去还。

      弟弟最后还是走了,我在轻松筹的发言稿里,郑重写下了我的诺言:“终生为人民服务。”这个春节,打开电视,看到那么多医生护士义无反顾地逆行,我想,该是我出发的时候了。

      母亲死活不同意我去,她说,你弟弟刚走没多久,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一旁,父亲默不作声,烟头丢了一地。走的那天,母亲背过身抹眼泪,我关上窗,不忍多看一眼。

      到了武汉,看着满目沉寂的城市,得知要去的地方是金银潭,说不怕是假的。我悄悄地写下了我的遗书:“如果我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中不幸感染或是遇难,我不后悔,我也不要国家给我承担责任,亲爱的老公你一定要照顾好爸妈和我们可爱的孩子。”

      然而,就在那一晚,在我们酒店对面的居民楼上,出现了两排大大的字——逆行天使,感谢你们。第一次,我强烈地感到自己的职业是如此的伟大和崇高。

      我撕掉了这份遗书,但拍了照片留在手机里——时刻告诉自己,我拥有勇往直前的决心和勇气。

      杜阿姨是我护理的一位患者。从死亡线上被抢救回来的她,是医生和护士长千叮咛万嘱咐要重点保护的“大熊猫”。刚开始,她每天会呼叫我们好几十遍,恐惧和绝望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病痛的折磨让她完全放弃自己,甚至一个月拒绝洗头发。于是每天护理完后,我就陪着杜阿姨聊天,讲咱们浏阳的烟花,讲我在老家放牛插秧的童年生活。有一天,当她突然对我说:“小张,我想洗个头。”我突然涌出了热泪。这是感动,更是喜悦,我知道她已经重燃了对生命的渴望。出院那天,杜阿姨把盒饭“光盘”了。她说,这是她这些天来吃得最香的一顿。

      隔壁床的叔叔要出院了,大伙张罗着给他办个欢送晚会,顺便鼓舞下病房气氛。于是,一场湘鄂情主题晚会在隔离病房小小的U型过道里开始了。原来我以为《浏阳河》《刘海砍樵》是我们浏阳小分队的拿手好戏,谁知道,一唱起来,“湖北队”个个都会,独唱变成了大合唱。

      回来那天,三岁的小儿子颤颤巍巍跑过来亲我。因为工作原因,我平时陪伴太少,儿子对我比较生疏,晚上都不愿意跟我睡的。但从武汉归来,他每天都要来亲亲我,在孩子心里,也许我就像打败怪兽的奥特曼一样,是一位英雄。

      英雄,其实我不敢当。但和我并肩战斗的全体护士,又的确是英雄的集体!我想,任何平凡的护士,在生命的重量面前,都会化身为超级战士!

      画外音

      英雄,本是离张更姣很远的。

      她说,作为一名基层护士,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能够像这样,站在全市大会的宣讲台上。

      她说,从武汉归来之后,三岁的儿子,把她当成了真正的“英雄”,就像打败怪兽的奥特曼一样。

      ……

      从失去亲人的至暗时刻中走出来,从高强度的护理工作中抽身出来,她没有半个字提及苦与难,浑身释放的都是正能量。

      原来,乐观与善意,才是凡人变身英雄的秘密口诀所在。

      人物名片

      张雯

      长沙市中心医院护士、援武汉医疗队队员

      以生命之名

      与死亡对抗的日子里,我们早已是家人

      这张照片拍的是我为自己准备的行李箱,准备去武汉的行李箱。

      我是单亲妈妈,有一对双胞胎儿子。护理部主任本来不让我去,但是我4个小时之内买空了周边所有超市的一次性内裤,然后发信息告诉她,我一定要去。

      这张照片里的人是我的两个孩子,诚诚和睿睿。刚满四岁。

      母亲告诉我,他们坐上车,要去武汉接妈妈的情景,每天都要上演一次。我离开了他们57天,他们演练了57遍。

      我知道,当初毅然决然走的时候,有点残忍。其实,那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平安回来。走前,我把大儿子托付给了姐姐,小儿子托付给了妹妹,把我的工资卡、购房合同、贷款合同、孩子出生证明等所有证件和贵重物品全数交给了母亲。我想,万一回不来了,请他们养大我的孩子。

      初至武汉,何止是冷清两个字能够形容?!在冬日的寒风里,是空荡荡的街道。城市被冰冻了,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我们的目的地是武汉的“震中”——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在南7楼,钟南山团队奋战一个星期后,我和战友们接连接管了北六区、南五楼的危重症病区。

      这里每天都上演着生死赛跑。

      一天,26床的王爷爷各项生命指标告急。下班之后,我还是放心不下,作为护士长的我又折回病房。这时,对讲机传来消息,王爷爷病情恶化。我赶紧穿好防护服,冲入病房,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等一系列抢救措施。两名战友也迅速加入进来。遗憾的是,即便我们拼尽了全力,王爷爷还是走了。走出病房,脱下防护服,衣服湿透,脸上说不清到底是泪还是汗。我只知道自己心里堵得难受。

      其实这些日子,最难熬的,不是有多苦有多累,而是我们已经拼尽全力,做了一个医护工作者能做的一切,但是依然不能从死神手里夺回他们。

      与死亡对抗的日子里,我们早已是家人。

      76岁李奶奶听力不太好,每次说话时,我都会贴近她的耳朵,有时她会刻意让我离远点,我说没事奶奶,我不怕。一天,奶奶特意让管床护士通过呼叫器呼我,我还以为有什么紧急情况,立马从内走廊跑过去,谁知,奶奶却说:“双胞胎妈妈,我马上就要出院了,我就想隔着玻璃亲亲你。”

      4月初,有网络媒体发布不实消息,说湖南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已全部平安返湘。当时爸妈急疯了:湖南医疗队全部回来了,怎么没有见到我的女儿?当我忙了一天刚下班,脱下防护服,才发现有100多个未接来电。马上回电话过去,刚响一声爸爸就接了,电话那头怒气冲冲质问我:“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你是不是被感染了?”妈妈接过话筒,声音有点颤抖:“你要跟我们说实话,别到时候我们接回来的,是一个骨灰坛子……”。

      4月7日,就在武汉解封的前一天,我们终于一个不少地,平安回到长沙。14天的隔离,所有人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大家热泪盈眶,我们回来了,一个都没少!

      在接我的前一天,母亲特意将满头白发染黑,两个儿子看着我的眼神,竟然有点陌生。我一把抱住他们,重重松了口气,这个重逢的画面在金银潭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地想象过。

      我亲爱的宝贝们,妈妈答应你们的,我做到了。

      长沙,我的家,我答应的,我做到了。

      我曾热血沸腾宣读的护士宣言,接过前辈手中的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他人,把毕生精力奉献给护理事业,我做到了!

      画外音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驰援武汉、驰援湖北的号召响起,张雯4个小时之内买空了周边所有超市的一次性的内裤,递交请战书,安顿好孩子,说服了主任,成为驰援湖北的“湘军”一员。

      真的没有一丝迟疑吗?“如果我回不来了,请他们养大我的孩子。”台上,张雯的声线明显颤抖。

      但家是“软肋”,也是“铠甲”。

      家人的守候是暗夜里的光芒,是狂风暴雨中屹立的灯塔,催发她们成为了惊涛骇浪中坚不可摧的“诺亚方舟”。

      人物名片

      陈科文

      长沙市第一医院护士、进驻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隔离病房的护士

      以青春之名

      “无所谓”?“无所畏”!

      感谢前面两位漂亮的小姐姐,在人们眼中,她们就是白衣天使的样子,温柔、善良。嗯,其实,天使也有长我这样的!

      我是长沙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男护士陈科文,“90后”。很多时候大家喜欢给“90后”贴标签,觉得我们总是“无所谓”的,但其实我们面对困难和危险时也是“无所畏”的!

      照片中,是除夕那天,护士长特意给我们准备的年夜饭。大家正准备摆造型拍照、连线家人报个平安,就被值班电话打断了。那天晚上,我们收治了15名新冠肺炎患者,这桌饭菜默默等了我们8个小时,没有人来得及吃,又被默默收走。

      自那天开始,长沙隔离区的战斗节奏越来越快。高峰期,一天收治病人最多达到23例,两天就新开一个科室。来自各个医院的战友不断加入,隔离病区最多时仅护士就有317名,将近一半是“90后”。

      这些被贴上“无所谓”标签的年轻人在这场战斗中无所畏惧——

      防护服下的他们,呼吸困难、行动更难,他们无所谓地称自己为“大白”;

      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甚至要穿成人纸尿裤值班,他们骄傲的说超人也是穿短裤的;

      汗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他们说每天可以享受桑拿,待遇不错;

      口罩压下的勒痕越来越深,疹子布满一脸,平常那么爱美的姑娘说,这不是英雄的勋章吗?

      我说当然是,谁敢说不是,谁能说不是! 我的战友们!向你们致敬!

      看到柔弱的小姐姐、小妹妹们都这么拼命。我,这个160斤的“天使”,更应该冲在你们的前面,战斗在一线的一线!

      当病人病情危急,急需有人配合插管,只有一个正压头套的时候,我说,我来!

      当病人危急时刻,需要紧急置管。跪在地上使用超声的医生的护目镜已经模糊,拿起超声探头,我说,我来!

      在重症区,我参与的紧急抢救最多,遇到病情反复是常事。

      来自武汉的25床,入院较危重,我们24小时轮班专人守护,一刻也不敢让他脱离我们的视线。相处中,我们感受到了他的乐观、理性和丰富的人生阅历。一天,突然看到微信群里面的图片,25床已经上了ECMO。前两天,他还在跟家里人视频、报平安,笑着说可能很快会出院了。穿着防护服进入病房,我拼了命般一遍又一遍重复各种抢救措施,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直到看着心电监护仪跳动的曲线,变为一条毫无生机的直线……

      无力感从心底涌上来,紧接着是一种近乎撕裂的心痛。那一刻,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拼尽全力还是无济于事?一度,我沉浸在消沉的情绪里无法自拔,只好接受心理疏导。

      有人说,你一个ICU病房的护士,应该是看惯了生死。

      没错,是看多了生死,但仍然没有一次不觉得遗憾,没有一次不眼含热泪。我无所畏惧,却怕拼尽了全力,还是留不住生命!

      后来也有很多人问我,怕吗?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把生死扛在肩上这句话,对ICU的我们来说,每天都在上演,真实而具体。

      对了,这张照片里,是我的婚礼计划表。列了很长,但一个都没按时实现。

      我的未婚妻也是一名护士,她也在这个会场。我想对你说,这种亏欠,以后也许还会无数次地发生,很多人不能理解,但我知道,你一定懂的—— 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选择。

      当时有多热爱,此刻就有多坚定!5月20日,我们就要和很多战友一起参加集体婚礼,我定不负青春,不负你!

      画外音

      现场,陈科文@到台下的未婚妻。一场猝不及防的告白,让她红了眼圈。

      委屈?那是一定的。为婚礼筹备的日程一个都没踩上,他进隔离病房前都没来得及告知同在医院上班的她。

      理解?好像也是当然。

      “我知道,你一定懂的! 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选择!”陈科文冲着她大声喊话。

      战“疫”精神鼓舞着一对相爱的人儿,将小家小爱融入对国家与人民的大爱中。在有人需要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义无反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