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90后青铜器修复师:

因为兴趣 所以坚持

  •   文物修复师小心翼翼地清理着文物表面的污渍。   文物修复师小心翼翼地清理着文物表面的污渍。
  •   易新博修复青铜器。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麟 摄   易新博修复青铜器。  均为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邹麟 摄

      编者按

      世界著名的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馆长米哈伊尔说:“文物被烧毁、被破坏和人的死亡是一样可怕的。”如何让那些由于各种原因被毁坏的文物重拾生命、重现光彩?只能靠文物修复师。长沙是 我国重要的文物发现地,也是重要的修复地。长沙有一群默默无闻的文物修复师,他们修补青铜器、简牍、古籍、陶瓷、漆器、古建筑……让古文物重现千年光彩!在世界博物馆日(5月18日)、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到来之际,本报推出“我是文物修复师”系列报道,将以文字图片、视频的形式将长沙一些文物修复师的工作日常及长沙文物修复基地的内情呈现给读者,让人们了解这一不太为人所知的行业,唤起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任波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修复基地在距离长沙城区一个小时车程的铜官镇。记者今日前去探访,在途中便猜想,既然是修复青铜器,修复师应该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爹爹吧。可见到青铜器文物修复师时,记者大感意外:两位修复师易新博和丁洁居然是年轻的90后。

      要成为文物修复师,第一要坐得住

      两人都出生于1994年,今年26岁。2016年,他们从省艺术职业学院的文物鉴定与修复专业毕业后即进入湖南省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专门负责青铜器的修复。当时还有两位同学来到了这里,但后来走了。易新博告诉记者,他们班共有十几个同学,大多数同学在两年之内改行。原因很简单,文物修复师就业门槛高,而且必须要耐得住寂寞。坐不住的就走了。他说:“好在我和丁洁,对修文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是坐得住的精神支柱。”两人留在了铜官镇这个寂静的办公室,每天面对面色呈青绿色的青铜器“患者”,为它们“诊脉”,修旧如旧。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医生,现在成为‘文物医院’的‘医生’,也算基本把事业和兴趣爱好结合在一起了。”易新博指着桌上正等待修复的一面古代铜镜说,“每一面铜镜都不会相同,他们埋在地底千年以上,每位‘患者’患上的‘病’都不同,我要按症施治,这既有挑战性,也感到乐趣无穷。”

      屏住呼吸反反复复精细操作

      记者在修复室内四处打量,见到不少锈蚀和成碎片的青铜器,于是问:“宁乡出土的四羊方尊当初就被日机炸成了碎片,是文物工作者一片片拼接而成的,锈蚀和成碎片的青铜器是否最难修?”但易新博以他修了3年青铜器的个人经验告诉我:“三代鼎彝容易补,战汉兵刃不好修。”

      易新博告诉记者,他和丁洁从事青铜器修复3年多,共计修复青铜器文物已有200余件,大件青铜器有钟、鼎、錞于等,它们一般胎壁较厚,残缺面积较大,除纹饰外,修复过程并不需要十分精细的功夫,故而讲相对容易修补。他和丁洁修复的兵器在青铜器中占了八成,有190多件,其中青铜剑最多,其次为矛、戈、匕首、箭镞等。这些兵器形制各异,但都有共同的病害:通体严重矿化,锋刃呈锯齿状缺损;上手就“掉渣”。所谓掉渣,就是指因为矿化导致的微细面积的脱落。掉渣的回贴及锯齿状残缺的补全太难了。“手根本捏不住,用镊子又没有手感,影响粘接效果,每每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戴上口罩都要屏住呼吸,生怕一口气呼出,就把小片的脱落吹跑了,常常我们为修复这些兵器憋得面红耳赤。”

      “补缺也是如此,兵器缺口不仅面积小且数量众多,面积小,配补材料与原器物的接触面就小,好不容易补上了,到了打磨的时候,不用力收不到效果,稍一用力才补上去的又掉了,掉了就得再补,补了又掉,掉了又补,一件兵器几十个缺口补下来,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有时候同事看我们在修兵器,过了半个月或者二十多天再来看我们时,我们手头还是那件兵器。其实我们并不是消极怠工,只是在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地补着小豁口。”易新博说,“修兵器不仅考验肺活量,还得凭手上的一股巧劲,技术跟心性都是在修复青铜兵器里慢慢磨炼出来的。”

      青铜器“体检”进入高科技时代

      易新博告诉记者,在修复室内修复青铜器前,首先要进行严密的“体检”,首先要为青铜器取样检测,决定接下来的处理方案。青铜器清洗是治疗的第一步。“我们利用现代仪器——超声波洁牙机去除器物表面的泥土、硬结物等有害附着物,同时保留下彩绘、织物附着物等具有研究价值的历史文物痕迹。”

      丁洁介绍:“青铜器之所以要体检清洗,是因为空气中的氯离子会导致青铜器易得‘传染病’。染病的青铜器表面的锈蚀会不断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和有害气体,导致锈蚀不断扩大,并且还会传染摆放在一起的其他青铜器。”因此患上“传染病”的青铜器必须接受特有的除锈疗程,除锈疗程甚至长达几个月。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易新博和丁洁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呆在铜官镇的文物修复基地,他们这两个90后让不断到来的古老的残破的青铜器得到康复,并永葆青春。

      “我是文物修复师”系列报道之一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