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收藏到的酒器,能改写中国酿酒史?

      长沙晚报5月11日讯(通讯员 李智勇 全媒体记者 胡兆红)很多人看不懂的器物竟然是东汉酿酒器具,将填补中国乃至世界酒文化史的空白?家住望城的文物收藏家张国清收藏的一件酒具,引起专家关注, 认为这件器具为蒸馏酒的产生时代提供了重要佐证。近日,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这是张国清从永州藏家那收藏到的一件青铜器物。器物通体为铜绿色,朝上的局部有自然的残破,声音沉闷浑厚。虽造型奇特但规范古朴,没有作假痕迹。器物由三个直径8厘米、长约110厘米的空筒管状器并排连接,在四分之一的部位由一件空心盘状寰器形与三个圆筒管垂直相嵌入连接。

      张国清请了省博物馆的青铜器专家单先进、陈国安、傅聚良、丁送来看此器物,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个管状器应该与蒸馏有关联。单先进教授认为,这与西周时期青铜甗的结构相似,甗的下部有三足可以装水,上部可以蒸煮食物,中间有间隔的格条或箅子能让下部的热蒸气通过,管状器就是起甗的三只鬲形足作用的。寰形盘状器形是把下部三个管状体中烧热的水蒸气体集中,通过中间圆孔再送到上面装食物的木甑里。寰形槽就是承载上部木甑用的,应该还有其它配件才能算完整。从锈色和铸造手法上看,专家们一致认为是东汉时期的器物。

      听了专家们的结论后,张国清赶紧去寻找其它相关的器物。不久从永州藏家那找到一件口径40厘米、腹径44厘米、高25厘米的敞口折腹寰底弦纹青铜釜,和一件敞口深腹带系青铜弦纹酒罐、以及一件长柄青铜酒勺,都是东汉时期的器物。作过木匠又有吊酒经验的张国清看到敞口折腹寰底青铜釜后欣喜若狂,知道这是与蒸馏器相配套起关键作用的重器。当在滚热的木甑口放上装满凉水的青铜釜,在冷却作用下寰底会产生蒸馏水,如果木甑里装满了酒糟就会在寰底生成原浆酒。只要把中间缺失的木甑还原,就是一套完整的东汉蒸馏酒装置了。

      张国清马上找到当地有名的做酒甑的老师傅,请他按尺寸复原木甑,活脱脱就是一个蒸馏酒具。为了佐证“东汉青铜蒸馏酒器”和“东汉蒸馏酒装置”,张国清查阅大量文物藏品和文献资料,熟悉古代造酒的工艺流程和酿造方法。越查越激动,他发现这么重要的东汉早期酒文化器物,居然没有任何文字和史料记载。

      中国的酒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比较原始的发酵酿造酒,即甜酒、葡萄酒、果酒、米酒之类的低度酒;另一类是以蒸馏曲酒,即烧酒、白酒之类的高度酒。从夏商周到宋朝的酒具,各种材质材料门类繁多且精美绝伦。但还没有发现过一件与酿酒和制酒有关的器物,更不说有一定科技含量的蒸馏酒器或蒸馏酒装置,不免是一大遗憾。

      此次发现的青铜蒸馏酒器有极高的科技含量,西周时期青铜甗的三只立足会让火力不均匀,转换为垂直用火并利用三个并排长筒形,可得到最大受火面积。而圆柱状的体积又那能增大装水容量,最大程度地利用了火的能量和水的容积。此青铜蒸馏酒器经初步测算可容30多公斤水,而同等大小青铜甗的容积只能装2.5公斤多水。它堪称原始锅炉的雏形,其貌不扬的青铜蒸馏酒器蕴含了古人的大智慧。

      “东汉青铜蒸馏酒器”的发现和“东汉蒸馏酒装置”的配套完成,是民间文物收藏家对传统蒸馏酒具的大发现,对于重新认识中国酿酒史,提供了重要证明。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