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严歌苓笔下残忍的美

      黄峥荣

      夜,褪去一身的疲惫,我打开严歌苓小说《老师好美》,开启阅读最美的时光。

      严歌苓笔下的美,美得让我有点窒息,煽情的手抓住我的心,我的眼睛便不顾疲倦地随她去探寻高三少男学生和女班主任的内心。随着情节的展开,从主人公丁佳心的独白和作者的旁白,我渐渐看到两个蓬勃的少年,家庭情感的缺失和不饱满,让他们注定对温柔善良美丽的女班主任情愫暗生。背景的充分铺垫起到引读者入迷宫的奇效。

      不管他们之间发生了怎样来来回回的心灵碰撞和思想交汇,无意中的伤害和因妒生恨的凶杀,我都没有落泪,唯有看丁老师对女儿叮咚的心语和叮咚的不辞而别,让我看到女班主任辛劳后颗粒无收的辛酸,十三岁的女儿得到的照顾远不及她的学生,但确是她的命根子。等到她重阳探望天一,为“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被天一父亲的徒弟和徒弟媳妇暴打,“八十年代产出的解放牌卡车打着喷嚏,踉跄着开动起来,扬起漫天的尘土”,场景描写赋予奄奄一息的丁老师及其浓郁的悲剧色彩和共鸣。

      “他看到她的手指伸向拨号键,力道却聚不足,指尖是疲软的,终于拨出‘1……1……’,当手指去够那个‘0’时,突然彷徨了。”她绝望的手拨打110电话,没有按下最后一个键,她内心的绝望和彻底放弃生命行为,像一记闷棍敲打在我的心上,泪水也被敲出来,四溅。我突然觉得严歌苓很残忍,我希望丁老师活着,看到刘畅出狱,看到叮咚归来。可是,她死了,放弃了原本可以生还的生命。很美的东西最终被撕裂。

      丁老师的死唤醒我对社会、对家庭、对学校的反思。

      最贫困的家庭,最富有的家庭,家长忽略了孩子成长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最需要什么。孩子的成长跟物质有关,却又不是只有物质就能满足。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多与他们进行思想交流,他们才不会游离在社会、家庭之外的边缘地带,甚至愈走愈远,走向犯罪,彼此付出年轻的生命。

      高考虽然严酷,大多数学生仍有选择,但是名校挑选的压力和就业的日益困难,无疑给孩子带来题山题海的厌烦和无法安睡的夜晚。教育体制改革势在必行。素质教育关系到国家兴亡、民族兴旺,我想这是作者试图唤醒的一个关键点。其次,学业和青春期的教育引导,二者举足轻重。有这样一篇微信《这个“优生”打了谁的耳光》,母校聘请考上清华的优等生回校给在校生分享经验,被“多少钱”问懵了,被“我考上清华关学校什么事”一记响亮的耳光抽痛了。“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唯分数论的高三励志口号掩埋了教育最本质的东西,诲人不倦——善良、正直、勤奋。药家鑫、林森浩、芮成钢……他们考上大学,甚至是复旦的高材生,却最终沦为人格严重扭曲的阶下囚。我们正在培养“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孩子阅读,从美丽的忧伤雨季走出来。

      家长阅读,从只重分数和生活质量的美丽错觉中醒过来。

      老师阅读,从关心孩子成长扮演的美丽角色中顿悟过来。

      社会人阅读,从美丽女班主任的悲剧人生看到社会前进路上的更多难题……

      《老师好美》撕破一幅美丽的画页,让我们阵痛后清醒,不再昏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