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只眼书摘

雨后初荷(只眼书摘)

      没有祝福,没有安慰,没有爱。孩子出生后撇下不管,这算什么呢?她的眼中有泪光。

      有时候,讲故事讲累了,她会要求为她的孩子唱一首歌,便用她叫人落泪的声音唱:“人皆有父,翳我独无……白云悠悠,江水东流,小鸟归去已无巢。” 她说:“小孩子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真正的父母了。”

      与小玉在海边散步的日子已经很久了,我们之间有一种奇妙的情愫。每到黄昏日斜,我总忍不住要到那栋白屋前静候,而我为小玉写的传记却毫无进展。每日临夜摊开稿纸,不知如何下笔,小玉的生命,看起来简单,却又无比的复杂,让我不敢掀开帷幕,去看隐在美丽面容下的欢乐、沉定,或者哀愁。

      一日,我正准备去接小玉,她忽然来到我简陋的居所,然后便真像一位妈妈,整理着我凌乱而没有格局的房间。她挺着大肚子收拾好房间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怎么会住到这样的地方来?”

      我告诉她,我仅是一位贫穷的作家,来花莲,来海边躲避贫穷,来矢志写作。

      小玉高声地笑起来:“你是生活的贫穷,我是生命的贫穷,同是江湖寥落──”

      她顿了一下,叹道:“江湖寥落尔安归?!”

      ——摘自《拎起寂寞的影子》,作者林清玄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