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08)

返回版面

《红楼梦》人物对白之妙(文艺零谈)

      周兆燎

      《红楼梦》前八十回我读过多遍,读一遍画一个圈,有的回目已画了十几个圈。但高鹗所续我就读不下去。当代作家刘心武也来续红,我看了大部分,总的感觉是,刘续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费了很大的功夫,可惜刘先生是个“缺奶的苦孩子”,更缺原作者的才气——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办法,我对刘续最不满意的地方是人物对白干巴巴的,如果由王朔来续,也许要好些。

      小说由作者叙述和人物对白构成,《红楼梦》的对白比叙述精彩多了,话如其人,曹雪芹善于通过寥寥几句对白彰显人物个性,自然比通过叙述交代省心省事,譬如贾母这个老祖宗,历事无算,最会做人,你怎么交代,交代得清楚吗?曹雪芹着力于对白,使书中一个个人物呼之欲出,其中以泼辣的王熙凤表现最棒。另外,如宝玉、黛玉、宝钗、袭人、晴雯、平儿、贾母,等等等等,无不鲜明生动,我这里着重谈谈贾母。

      贾母是宁荣二府至高无上的权威,但她更厉害的是不滥权,凡事留有余地,不把事情做绝,哪怕气急败坏时也不乱来。我举一个例子,且看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话说凤姐贾琏夫妇为一个叫鲍二家的“贱女人”打起来了,凤姐哭着跑到贾母屋里告状。由于贾琏装疯卖傻,持剑杀人,贾母少不得先骂贾琏:“这还了得!快拿了那下流种子来!”贾琏来了,邢夫人怕他伤人,一把夺走他手里的凶器命他退下。可他仗着贾母平素疼爱,仍只管“撒娇撒痴,涎言涎语”。贾母气极,威胁他:“我知道你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叫人把他老子叫来,看他去不去!”

      你瞧,贾母够聪明的吧,贾琏正在气头上,简直疯了,如果贾母硬碰硬,火上浇油,骂道:“好一个兔崽子,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给我跪下!”万一贾琏死乞白赖不跪,贾母如何下台,那张老脸往哪儿搁?贾母才不会给自己找难堪,而是打鬼借助钟馗,立刻搬出贾琏怕得要命的老爸,贾琏顿时蔫了,乖乖下去。

      贾琏走后,贾母笑着劝凤姐:“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是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你多吃了几口酒,又吃起醋来。”说得众人都笑了。

      接着贾母试图转移视线,煞有介事骂平儿:“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他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尤氏等连忙解释:“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人家撒气。”贾母又说:“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像那狐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于是叫琥珀来:“你出去告诉平儿,就说我的话:我知道他受了委屈,明儿我叫凤姐儿替他赔不是。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不许他胡闹。”

      贾母真是会做思想工作,分轻重缓急,拿捏好分寸,不乱主仆身份,解决问题合情合理,闹了这么大一场风波,三个不懂事的孩子几句话就被她搞定,然而,更妙的还在后头,事情平息后,贾母后发制人,开始训老老实实跪在他面前的贾琏:“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知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腥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了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地替你媳妇赔个不是儿,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贾母是两个冤家的祖母,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她断得多么好,多么得人心!是的,处理家务不能不论是非,又不能全论是非,贾母不偏不倚,息事宁人,句句说到点子上,说到当事人的心坎上,连丫环平儿的情绪也照顾到了,平儿挨了嘴巴子,却不记恨,还说:“二奶奶倒没说的,只是那淫妇治的我,他又偏拿我凑趣儿,况且还有那糊涂爷倒打我!”

      我来来回回仔细琢磨了此回好几遍,贾母没说错一句话,一句是一句,而且句句适当显示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威。贾母办事说话这么得体,这么令人敬重,光凭作者叙述交代怎么会那么清楚,看来小说还是人物对白最重要最经济,也最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