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关注(08)

返回版面

老妈美学(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的小康生活征文)

      左琦

      老妈把登台的照片发给我,我被惊艳到了:这群五六十岁的女人,抹着鲜艳的口红,编着精致的发型,笑意荡漾,自信满满。洋气的贝雷帽,干练的短靴,好不神气!无声的图片却传达出有声的信息——她们是多么的朝气蓬勃!

      原只是一群退休纺织女工的组合,还真拿出了当年“三八红旗手”的干劲,在街道、市区的广场舞比赛中崭露头角,登上了深圳电视台的荧屏。

      可以想见,这群“小姑娘”坐着绿皮火车,一路嘻嘻哈哈奔赴赛场;斩获“一等奖”之后,热情的火苗差点把整个车厢点燃。

      她们个个儿头上生出了白发,生活的热情有增无减,日子被她们过成了一朵花儿。姐妹们总是邀约,一起欢舞,一起开开心心过着她们退休之后的小康生活。经年的往事常常被勾起,一切恍惚如昨……

      “兰英,你是哪一年进厂的?”有人问老妈。

      “1978年,我刚20岁。”老妈的思绪定格在了四十多年前,目光悠远。

      类似的影像也从我的脑中跳脱,我看到了小时候眼里的妈妈:她一袭素色的工装,却掩不住青春的模样。昼夜颠倒翻三班,默默无闻地来回奔忙。车间的高温让她挥汗如雨,手中操纵的仿佛是岁月的车轮。绣花般的手艺挥洒自如,穿梭的身姿在机器间若隐若现,层层老茧悄悄覆满她手上……

      “樊姐,九十年代下岗了一大批,那真是这辈子的一道坎啊!”有人不禁感叹。

      老妈是幸运的,因为技术过硬,没在下岗潮中丢了工作。大学假期的一天,我去厂里给她送饭,穿过一排排织布机,却看到了让我心底震颤的一幕。

      那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头和机器挨得很近,日光灯下一双眼睛一眨不眨。我默默地看着,心里忍不住发酸:这瘦弱而弯曲的脊背,曾经是多么修长挺拔;这渐渐视物浑浊的双眼,曾经是多么晶莹透亮。

      “妈——”

      老妈缓缓抬起头,揉了揉白色口罩上方那疲惫的双眼,只顿了一顿,焕发至眼角的喜悦马上代替了瞬间的诧异。

      旁边一个阿姨停止穿扣,对老妈说:“樊姐,你真幸福!女儿读书争气,还知道给你送饭!”接着又对着我说:“你妈挣钱发狠呢!她说女儿大学没毕业,能挣还得挣!”

      老妈言笑晏晏,一切心甘情愿。她并没有停下工作去吃饭,继续睁大眼睛,用手上的金属钩子,去来回钩住梭子里的丝线。那些丝线密密层层,我看不甚清。一个纱卷有四千根线,八根棕丝。老妈一天的工作量就是这一卷纱卷,这枯燥乏味、费神劳心的工作所换来的报酬,成了我大学四年的经济来源。

      老妈苦尽甘来,我也成家立业。几年前我给她换了套大房子,她眉眼俱笑了。

      “我们这一辈子挨过饿、吃过苦、受过穷,现在有份退休工资,时不时看看儿女带带孙,该享清福喽!有时间一起去阳江、张家界、云南玩玩,有老年特价团呢!姐妹们到时候把漂亮衣服穿起来,咱放肆拍拍拍!”有人兴奋着。

      “来来来,举杯畅饮,相聚是福!”老妈发出号召。

      广场舞又开始了,音乐在更迭,动作在翻新,那红的、绿的律动成一片,跳跃的步伐激越又昂扬。大妈美学,我竟有些羡慕了!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