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叶梦 速写

不管是照片中的何启明,还是眼门口的何启明,他都是一个内心温软敦厚的何启明,自带温暖与光芒

赤子文心(叶梦 速写)

      一组尘封的照片,我从一位青年的眼中读到一抹光辉。解读的契机就从这一抹光辉开始。

      认识一个人,有时候必须追溯岁月之河几十年。

      前些天读到启明发给我一组照片,点开一看,几乎颠覆了我对他的认知。光从外表看,照片上的何启明与眼门口的何启明,究竟谁是冒牌的?

      照片中的青年何启明,打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特有的眯笑子,顶着一头厚厚的黑发还带着自然卷,显得十分洋气,再加上饱满的前额、挺拔的鼻梁、富有雕塑感的下巴,使他站在一群小伙中间,特别打眼。最要紧的就是那一抹浅笑,泄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有点惊到我。这样的眼神带着满格的电,颇具杀伤力啊!那是正在热恋中的眼神?还是被缪斯击中沦陷于诗歌的眼神?那种生生意气,那种睥睨俗世的眼神,是一种向上的无法扼止的少年英雄之气。

      如果说八十年代的启明是意气风发的文学青年,那么现在的何启明是将生命的华采深藏于内心,正在修炼成一个精神丰富敦厚的人。已届中年,发福的身材、减薄的厚发、厚重体量,完全覆盖了他青年时的玉树临风,你甚至怀疑他也曾经有过的飘逸卷发是否为真。但是,有照片为证,他曾有那样青春。

      我是在什么场合下认识他的,已经记不太真切。江湖上久有他的正直善良热情侠义的传说,认识他之后,才发现我与他的朋友圈高度重叠。如此说来,人在长沙,不认得何启明都不行,因为你总会遇到他。

      因为,朋友中,有了何启明,整体温度就会提高。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7年11月,我的新书品读座谈会。我先生陈大哥因要惦记给大家送新书签名,他远远地孤零零地站在会场一角。这时候,何启明出现了,他温暖地陪伴着陈大哥站在远离热闹的角落,还把送给我的两样礼物悄悄地交给了陈大哥。一样是一柄纸扇,扇的两面皆系他手书, 一面是“福”,一面是隶书满扇录王维句,形式感端庄文化味十足;一样是他手书双月挂历一册,全由吉言福句书就。我拿到手就挂在新年的画墙上,于是福气满堂!

      因为《百手联弹》一书出版,引发读者自发参与“一本书的表情”的阅读创意活动。热心的何启明两度参与,先是以长沙地标三馆一厅为背景,率先设计出图文表情一套;随后他出差北京海南,竟携一公斤重的书沿途阅读并且记录各种表情图片。高铁至邯郸东站,他竟然下车持书拍照。从长沙、北京到海口;从车站、高铁、旅舍、候机厅到海边,何启明一路上表情不断。抵达海口,书读完了,他的表情也就有了厚厚一叠,真是一位将“一本书的表情”进行到底的超级好读者。

      何启明服务于金融业,是个职场忙人,但他内心却是沉静温厚的男人,骨子里有着一颗诗心。跨年夜他会独自去湘江边,聆听河水与心灵的声音。他与这条江的感情是他写诗的永恒母题,在江边他会想起他的父母、故土、家园,那个乌河边的村庄。菜土、鱼塘、柚子树,鱼儿在塘里惊起的水响,桂花在秋天散发的浓香一一在他的诗歌里一 一呈现。他家门口的乌河水汇入沩水,由沩水汇入湘江。居住在湘江边的何启明会常常在散步时获得灵感,他在阅读与冥想中丰富自己的内心。

      何启明是老资格的诗人,他在八十年代就开始发表诗,近年又拜师研习书画,忙中抽空习字,进步好快,眼看渐成气候。

      何启明爱朋友,朋友们也爱何启明。有朋友说:“何启明是一个为朋友而生的人。 ”画家唐风说:“启明兄,为人至诚,处事有度,赤子文心,可敬可交!”

      所以,不管是照片中的何启明,还是眼门口的何启明,他都是一个内心温软敦厚的何启明,自带温暖与光芒。朋友们都爱这样的何启明。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