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离家数年的女儿突然就回家来住了,空巢多时的家一下就被笑声琴声歌声填满,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孩子们的中学时代

在家上班

      何玉琴(堪培拉)

      因为疫情,不得不在家办公。

      离家数年的女儿突然就回家来住了,空巢多时的家一下就被笑声琴声歌声填满,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孩子们的中学时代。唯一不同的是不用早早起床做早餐、心急火燎地送她们去学校,再匆匆忙忙地赶回办公室去上班;而是懒洋洋地睡到九点,穿着睡衣直接上班。等我远程登录到单位的网络时,女儿已经把冲好的奶茶送到手边,我一边吃早餐一边处理电子邮件、做当天的工作计划。

      早餐大多是简单的烤面包和鸡蛋,因为涂面包的酱是女儿根据家人的口味自制的,吃起来就特别享受。女儿说,以前是爸爸妈妈天天做饭给我们吃,现在我们也要天天做饭给爸爸妈妈吃。

      午餐常常是在后花园的木板平台上吃的,晒着太阳,看南半球的秋把枫叶染红,听风把香桉树摇欢。如果邻居正巧在花园,便会从竹篱笆上伸出头来聊天,有时还顺手摘些水果送我们。

      邻居是一对退休的欧洲老人,他们的院子种着很多果树,柠檬、苹果、桃子、柿子、枇杷、樱桃、杏、橄榄和一些叫不上名儿的东西。 有一次她摘了一堆像石榴的大果子给我,我没有见过,不敢要。她说是Quince,味道很有意思的,你拿去尝尝,并教我如何把它烤熟做成点心。我投桃报李摘下一个葫芦瓜,她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葫芦瓜,但还是很乐意地接了去 。

      下午茶是一定要喝的,配上自制点心:核桃酥、奶油开心果饼、蛋挞和时鲜水果, 在庭院里聊聊天,逗逗池塘里的金鱼,从紧张的工作中释放出来。

      下午五点关机下班,发现天还大亮着,而人已经在家了。想着以前下班时被堵在停车场里的憋屈,心下便生出占了便宜的窃喜。在小女儿热情洋溢的邀约中,我们换上运动衣去跑步,出门前还不忘把米饭煮上 。

      堪培拉就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禁止过居民的户外活动,只是要求人们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运动是保持身心健康的关键。

      湖边跑步、骑行、散步、遛狗的人不少, 与常日无异,只是人们见面时不再驻足聊天,微笑点头说声“你好”就过去了。我们搬到这个区不久,在这居家办公的闲散运动中结识了好多邻居,丈夫还帮一个83岁的德国老太把电脑弄好了,她要给工钱,他不肯收,她便邀请我们解封后去她家喝茶吃点心。

      一家人在一起就特别有烹饪的激情,好些孩子们喜欢的小吃我都多年不做了,这会又热衷起来:汤圆、芋圆、糯米糕、芝麻球、紫薯糕……吃完夜宵看电视、上网、玩微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几点睡就几点睡,好像天天都在过周末,这感觉实在太好了!竟然盼着在家上班的日子可以长久下去。

      有一天大女儿开网上会议时竟然大叫起来,比手画脚的,笑得前仰后合。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经理受够了在家上班的日子,两个淘气的儿子都快把他逼疯了,所以他们先玩游戏放松一下再开会。

      我们虽然没有孩子吵闹的苦恼,可是两个星期下来,我却觉得比到办公室上班还累。我们检讨了目前的生活方式——吃得多、动得少、睡得晚,实在太不健康了 。于是决定白天上班要定期休息,晚上按时睡觉。赶大家睡觉这种棘手之事就落在了我头上。丈夫不爱锻炼又迷恋手机,成了我们娘仨的监管对象。不过他对女儿言听计从,对我的态度就大不一样了,为求自保,我郑重声明“赶你们去睡觉时谁都不准生我的气”。

      生活回归到正轨后,在家上班更轻松自在了。

      可是一个月后,我脖子酸硬、肩膀疼痛,后来连胸腔都疼上了。去看医生,才知是“坐姿”惹的祸。原来,我在家的办公桌太高,而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又太低,长期提肩低头引起肌肉过度疲劳。这才发现在家上班其实弊端不少,又期盼着疫情快点过去。

      在家办公已经两个月了,堪培拉的疫情算是过去了,悉尼的疫情最近一个月也很平稳, 女儿可望七月回去上班,我松了一口气。但想想一家四口天天厮守的好日子就要结束时,心里难免又有几分失落。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