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打赢没有硝烟的上甘岭保卫战

      彭永

      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是和平年代没有硝烟的上甘岭保卫战。国际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对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提出了新的严峻挑战。特别是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成为共同关注的全球公共卫生事件,更成为不同国家意识形态博弈较量的新战场。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动权主导权,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一、意识形态斗争是长期的历史存在

      意识形态是系统反映社会经济形态、政治制度和文化模式的思想体系,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意识形态斗争是长期存在的,放松警惕无异于放任自灭。

      两种思想碰撞争锋、激烈对立的过程。从社会主义发展历程来看,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从高潮到低谷,从西方到东方,无不是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种思想体系交锋斗争的结果。在每一次历史进程的转折中,意识形态斗争扮演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是要先制造舆论,做意识形态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两种文化相互作用、此消彼长的过程。从中国近现代史进程来看,在“西话东渐”的历史进程中,有五种依次渐变的语境。第一种语境是“鬼话”,鸦片战争以前,中国以天朝上国自居,把外来文明视为蛮夷;第二种是“美话”,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大门,中国人受到深刻触动,向西方学习成为主流;第三种语境是“丑话”,新中国成立以后,在特定历史环境下,“西化”被当成丑恶现象清除;第四种语境是“神话”,改革开放之后,向西方学习成为不少人的追求,“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第五种语境是“对话”,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文化自信不断坚定,既不妄自尊大,又不妄自菲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不隐其善、不护其恶。

      两种力量比翼双飞、沉浮交错的过程。从党的发展历史来看,就是引导中国人民如何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历史。实现站起来,就要改变“落后挨打”的面貌。“落后”,既包括经济上的落后,也包括文化上的落后;“挨打”,既包括军事上的挨打,也包括思想上的挨打。实现富起来,就是要解决“挨饿”的问题,发展是硬道理,大发展是大道理,不发展没道理,乱发展是歪道理。发展包括文化上的发展,进步包括思想上的进步。实现强起来,就是要解决“挨骂”的问题,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防止软打击,避免软骨病,运用软实力,都离不开意识形态斗争。

      二、要跳出意识形态领域看意识形态问题

      社会意识领域的问题不能只是从社会意识领域来认识和解决,而必须从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科技、文化等多方面来认识和解决,准确把握世界格局,科学分析国内形势,深刻洞悉舆论生态,了解意识形态斗争所处的历史方位。当前,要特别警惕三种“陷阱”。

      警惕修昔底德陷阱。当前全球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深刻变化,国际体系秩序深度调整,国际力量深刻变化。特别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世界经济出现深度衰退,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国际交往受限,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国家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必须在一个更加不稳定不确定的世界中谋求我国发展。一方面,我们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另一方面,存在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危险,改革发展稳定大局被破坏的危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程被打断的危险。美国从政治、经济、贸易、科技等各方面对中国进行围堵,炒作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必须引起高度警觉。  

      警惕中等收入陷阱。不发展有不发展的问题,发展起来有发展的问题,而发展起来后出现的问题并不比发展起来之前少,甚至更多更复杂。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生深刻变化,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社会矛盾多发叠加。随着人民生活的显著改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人民群众的需要呈现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人民群众的公平意识、民主意识和权利意识也在不断增强。在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之际,当下中国问题的实质,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物质基础获得空前提升、中国道路获得肯定性认可的同时,现代化与社会主义的矛盾性逐步凸显,如果这一关系协调不好、各种矛盾处理不好,就会导致问题激化,严重的就会影响发展进程。

      警惕塔西佗陷阱。随着5G、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等信息技术不断发展,出现了全媒体,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舆情是社会的皮肤,社会上的各种矛盾通过网络积聚、放大、发酵,影响社会稳定。各类社会风险向网络空间传导趋势明显,互联网社会动员能力越来越大,成为风险的传导器和放大器。加之境外敌对势力的利用,境内别有用心之人的呼应,社会思潮呈现多元多样的态势,转化为对现实的不满。

      三、网络成为意识形态斗争最前沿

      网络信息的流动看似是一种自由流动,实际上是一种强势国家向弱势国家的信息流动。美国等西方国家鼓吹的信息流动自由,本质上是维护其“信息霸权”,向别国输出文化及价值观,搞乱人心,达到颠覆政权目的。

      警惕与我争夺民心。西方敌对势力通过境内外勾连,利用互联网搞所谓的“草根运动”“松土运动”“翻墙推墙”“颜色革命”,与我争夺群众、争夺青年、争夺民心。 境外反动势力在我国培植“网络殖民”“网络汉奸”,在境内雇佣了一批职业爆料人,插手炒作突发性事件、群体性事件,大肆吹捧和美化西方政要,借网络监督之名来攻击和否定我国网络管理,将我国依法打击网络谣言和无良网络“大V”,歪曲为限制言论自由。

      警惕对我渗透灌输。主要表现在:从“政治领域”到“文化领域”,文化愈来愈成为意识形态的兵家必争之地;从“迎合民意”到“蛊惑民心”,公知思潮诱发“意识形态群体性事件”风险上升;从“社会问题”到“政治问题”,以非意识形态领域问题面貌出现呈蔓延之势;从“经济地位”到“政治地位”,获取经济既得利益的新阶层在政治上发声的愿望日益强烈;从“学术交流”到“政治交锋”,社科阵地和社科论坛成为事故多发地带;从“台前先手”到“幕后黑手”,西方培育代言人充当反体制政治工具的行径越发恶劣。    

      警惕推行颜色革命。西方势力利用军事和经济“硬实力”实行强权干预和把控,利用文化“软实力”进行渗透与演化,利用互联网“巧实力” 进行鼓动和颠覆,煽动对立,激化矛盾,推行颜色革命。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操控下,网络日益成为执政基础的“松土器” ,极端情绪的“发酵池”,社会动荡的“导火索” ,反对力量的“指挥部”,政治颠覆的“助燃剂”。

      四、牢牢把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主导权

      意识形态的较量,表面上取决于“术”,深层次取决于“道”。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

      要有发展观念,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实力是一个国家意识形态最具说服力和战斗力的武器,在不完善的经济关系的基础上要建设好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是相当困难的。作为正在快速发展的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周边安全环境不稳定的国家,作为一个由传统经济向现代化转变的后发国家,离开发展,无从说起,要毫不动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要有党性原则,着力固本强元。要深刻认识社会主义社会教育的意识形态属性,并特别注重教育内容的政治特性和政治立场。绝不允许与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要高度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思想政治工作,确保青年一代成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要有创新思维,打造传播高地。意识形态战争,核心是思想战,形式是符号战。思想符号通过传播阵地漫天飞舞。谁抢占传播的先机,谁夺取传播的制高点,谁就拥有控制和引导舆论的话语权。充分认识互联网的媒体属性、意识形态属性,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讲究网上斗争的战略战术,使网络这个“最大变量”成为“最大机遇”,使网络这个“心头之患”成为“心头之喜”。

      要有机制保障,保证落实到位。牢牢掌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认真做好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推动党管意识形态原则,强化党委(党组)的政治责任和领导责任,着力巩固意识形态领域积极健康向上的良好态势,坚决维护意识形态安全。把握意识形态责任制主要内容,强化意识形态阵地管理,严格意识形态问责。

      (作者单位:中共湖南省委网信办)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