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叶梦 速写

见到莫鹤群,有亲切感觉,就像我们家的兄弟一样

生命影像(叶梦 速写)

      自从加了莫鹤群微信,才知道他是益阳街上长大的,住得离我家不远,与我中学同学昌汉卿是发小。因为微信留言转发,昌汉卿也找到了童年的小伙伴莫鹤群!皆大欢喜!

      我从微信中读到莫鹤群现在的照片,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画面从60年的记忆库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大脑壳伢子一脸茫然站在清真饮食店门口,他斜对着汽车路小学,朝对面的红星南货店方向望着。他在那里看什么?这个深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是怎样从我的脑壳里显影的?这个记忆应该在我9岁到10岁之间,莫鹤群应该是7到8岁左右。因为看到莫鹤群现在的照片,引起我记忆深处的这样一个画面,真是奇事?

      我小心地求证,希望能看到莫鹤群小时候的照片,没有。问及莫鹤群,他说小时候经常在清真饮食店门口逗留。果然。

      然而,我既与童年的莫鹤群不认识,更无交集,也与现在的莫鹤群不曾谋面,这个画面来得真是太蹊跷了啊!

      直到2019年6月9日,我与莫鹤群伉俪在益阳通程大酒店第一次晤面,才看到莫鹤群本人。童年的记忆画面呼之欲出,我确认我的记忆的准确。

      莫鹤群拿着几本他网购的《逆风飞翔》让我签字,他将送给他的亲戚朋友。

      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我们都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差不多都是上山下乡之后进工厂然后下岗退休。莫鹤群可能是我辈中最幸运的,他历经了写新闻、做编辑、练书法的酸甜苦辣,退休后又痴迷艺术评论,专心书画诗词。

      如果不是文革,莫鹤群有可能是一位人物画家。小时候他的画,曾经得过益阳市小学生美术作品奖。可是,他家里太穷了,兄弟姊妹又多,买不起纸笔,他们的爱好都被压抑着。退休之后,他重拾画画练字的爱好。林建春说现在鹤群的画画出了道道,笔下的瓜果或脆嫩新鲜,或零落凋残,都充分展现了生命的盛衰,赋予了物象的“品格”,不经意间就收获了佳作。见他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晒习作,我看都画得挺好,多次为他点赞。

      我们这一代人命运确实悲剧。莫鹤群与同辈人有不同之处,那就是他有爱好有追求。

      见到莫鹤群,有亲切感觉,就像我们家的兄弟一样,他可能跟我的四弟是同年的。对于这些同辈的家乡朋友,我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也许因为这个,所以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关于莫鹤群童年的画面,虽然感到诧异这个画面是那么清晰还原了60年前的某个场景,而且画面是真实的。至于我的记忆为什么会保留这么久?而且环境场景记得那么清晰,哎呀,这真是一个谜啊,我自己都不懂。我不知道我的已经开始健忘的老年的记忆库里面还有多少类似莫鹤群这种图像画面,如果有,我希望这种画面时不时跳出来,然后永远保留在我的记忆的硬盘里,因为这是生命鲜活的影像。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