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尊重历史、有机更新,便是让一条条有年岁的街巷、一幢幢有故事的房子鲜活起来,让人看得清岁月的印痕,摸得着历史的脉搏,知道文化的来处与精神的栖所

触摸吉祥巷(老长沙 新味道)

      汤青峰

      我在吉祥巷踟蹰,探寻的脚步,像移动的鼠标,试图搜索出30年前我来往穿梭于此,从事城管和旧城改造工作的一些具体图景。然而,终究还是徒劳。除了当时的这一片1.93平方公里老城“脏、乱、差”的整体印象,我的脑海里没有其他的印记。

      吉祥巷名称的由来,据说是此巷之北有刘权之宅第,屋主为图吉利,遂将此巷命名为吉祥巷。刘权之是纪晓岚的得意门生,吉祥巷片区,与他相关的地名有:三贵街、连升街、接贵街、如意街、福星街、吉祥巷、一路吉祥等等。

      刘权之受到长沙人热捧,与他为官廉正有关,更是因为他对于湖南人才的拔擢和文教事业的薪火相传功不可没。他的两个衣钵传人——学生欧阳厚均和外孙丁善庆,自嘉庆二十三年(1818)至同治七年(1868)相继执掌岳麓书院达半个世纪之久。他们以其家族的深厚学养、高尚的道德、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有效的教育方法,使岳麓书院长盛不衰,高峰迭起。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等大批湖湘杰出人物皆出其门下,成为清代后期的经天纬地之才,对湖南乃至中国其后一百多年的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看着眼前的吉祥巷、如意街、一路吉祥、福星街这些街巷名称,我产生了好奇:像刘权之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为何也会对如意吉祥这类小老百姓热衷的世俗名词如此看重呢?

      作家王顺成在《纪晓岚的弟子刘权之》一文中写了这样一个故事:75岁的刘权之因病告老还乡,船到望城乔口镇,打算到这里的刘氏家庙入籍。不料刘氏族人不愿意接纳他,还在祠堂写出一上联:树大根深不落无名野鸟。刘只得对了一句“河干水浅难藏有姓蛟龙”的下联离去。原来,乔口刘氏曾派人到京城找他办事,他为避嫌未予接待,因而得罪了家族。

      刘权之是个好官,从这个故事里便可见一斑。由此看来,位高权重未必就事事都顺心,荣归故里的权臣阁老在健康和家事上也闹着心呢。此时,他大概一如街头普通的老头老太,除了吉祥如意这些世俗的愿景,怕是已经没有更多的红尘奢望了。而重情好义的长沙人呢,只因为这个老头曾经是个好官、好文人,利在当代、惠泽后世,干脆就用这种方式顺了他的意,将他的故事和愿景以街巷名称的方式铭记和流传了下来。

      我低头沉思,不小心一头撞在了一根铁架管之上。北起中山西路,南至五一大道西段,东起黄兴路中段,西至西长街的吉祥巷片区正在进行有机改造,街道的水电气、危积漏、消防以及道路危房将有机更新,满街满巷都是有机更新改造的架管。一条架管上面还悬挂着一条醒目的红底白字标语:街巷格局不变,空间尺度不变,文化记忆不变!

      而此刻,我便是为了亲身感受“街巷格局不变,空间尺度不变,文化记忆不变”的建设理念而来,为了深刻体会不拆与尽量少拆的吉祥巷片区街巷有机改造、构建老百姓家门口的幸福而来。

      想着想着,同仁里到了,我以朝圣的心情走了进去。麻石小巷两侧,南北对称排列着6栋淞沪式老石库门公馆,除1栋是1938年文夕大火后重建的外,其余5栋均为清末民初时期的建筑,它们以破败的完整保留着大火前长沙高档住宅区的历史风貌,令人对其劫后余生、幸存至今产生无限爱怜。

      1898年,湖北商人范锦堂修建的长沙第一座豪华西式旅馆——大吉祥旅社便在此地,从清末到民初的几十年间,这座旅社见证着长沙的历史。比如黄兴、焦达峰等革命党人往来于长沙便曾下榻于此;五四运动时,长沙学界的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等人曾在此开会;1930年,红军攻入长沙,政治部就设在此处; 还有郭沫若、田汉、夏衍等一代名流,也曾在此驻足……

      我抚摸着这些发黑的石库门麻石条,斑驳的青砖清水墙,布满锈蚀的老门钉,犹如握着隔世的老外婆枯瘦而温情的手。我知道,当有机改造之后,人们会一点点擦去她岁月的尘埃,一处处修复她迷人的身姿,展现出千年街巷的肌理,显露出建筑物包浆的幽光。街巷还是那条古老的街巷,却再不会有乱如蛛网的电线、灰暗蒙尘的市容、混乱嘈杂的市井。

      但是,在这街巷穿行的人们,大多对于自己所居街巷的人文历史一脸懵懂和漠然,他们不曾知道在时间的长河中,这些空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不知道有多少伟大而独特的生命也曾与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而这些生命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为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提供了生生不息的精、气、神,他们是我们寻根的处所,乡愁的慰藉,前行的动力。

      对吉祥巷的故地重游,终于在暮色黄昏的驱赶下结束。抬眼望去,璀璨夺目的万达文华酒店等摩天大楼与吉祥巷初步修整好的斑驳的屋瓦壁墙、散发着岁月幽光的坑洼麻石板,原来也是如此的和谐怡人。尊重历史、有机更新,便是让一条条有年岁的街巷、一幢幢有故事的房子鲜活起来,让人看得清岁月的印痕,摸得着历史的脉搏,知道城市的来处与精神的栖所。

      没有摩天大楼的长沙就没有生机与朝气,没有古街老巷的长沙,便没有了根基与韵味。当不久的将来,一个新旧交融、烟火相继、文脉传承、有机生长的长沙跃然于世人的眼前,我相信长沙人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城市风貌的焕然一新,更多的是内心的幸福与快意!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