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最好的丝瓜络

      王婧仪

      我家一直用丝瓜络洗碗。这东西我们小时候家家都有,但随着时间的流转,许多老物件在时光中消失,丝瓜络已经不常见。偶或菜市场有人挑来卖,但都不及父亲种的丝瓜络好。父亲种的丝瓜络匀称,发着象牙般的光泽,剪一小段能洗很久。

      父亲从中学退休后并没闲着,除了上老年大学写字画画,还在离家三里路的地方找了块地种菜。他像做别的事一样勤勉,将许多精力用在了这块地上,四季菜蔬不断。以前和父亲住同一个小区,他每天送菜来。有时择好,清洗干净,摆在厨房显眼的地方,我下班回家直接下锅翻炒,节省不少时间。

      最近几年搬家,离父亲远了。他老人家还是不放心,过段时间就会托人带菜过来。冬瓜、南瓜、萝卜、芋头、花菜、包菜……挤满了车子后备厢。好在带菜的多是老朋友,要不然真的不好意思。捎过来的菜一时半会吃不完,分送给一些刚认识的人。自家种的菜,味道好,她们得了宝贝般,总想着回送点什么。一来二往,熟络起来,算我来长沙后结交的第一批友人。这是父亲没想到的。他只是想着,给女儿送过去的菜要选嫩的,择得半片黄老叶子都不能留。所以经过父亲之手的瓜果蔬菜像不识人间烟火般干净整齐。

      印象里父亲几乎没带过丝瓜。其实父亲每年春天是会种丝瓜的。只不过等丝瓜长大结瓜,只摘下少部分食用,大多留着,挂在架上。直到丝瓜在秋风中日益干枯,才采摘下来。干丝瓜晾晒两天,完全干透,撕去外皮,掏出里面的籽,就成了环保擦洗用品,颇有点古风的味道。因为手中的丝瓜络,每次洗碗我都好像在时光中拽住了些什么。

      所以丝瓜没拿,但经常在捎带来的菜蔬里,夹着一两个丝瓜络。用塑料袋包着。仍然不时问,“丝瓜络还有吗?”“还有呢。”父亲记性不好,转身就忘了,又捎来两根。吸取了大地精华的物件就是不一样,丝瓜络结实得很,好像永远用不坏。两根四根,慢慢地橱柜里不是这就是那塞得有白白胖胖的丝瓜络。

      父亲是个做事很精细的人,原以为父亲收的丝瓜络,都像拿来我家的一样,大小一样,光洁如玉。过年,我回父母家,刷洗碗筷的时候发现洗碗的丝瓜络,中间变黑,外面颜色暗淡。这不是父母的风格,她们用的东西都是清洗得洁净如新,就连锅底这样的卫生死角,也洗得锃光瓦亮。我有点生气,为父亲的不舍。

      “家里那么多丝瓜络,为啥不换一下?”

      母亲说:“是这样的,本来就是黑心的。”

      “怎么我家的都是白白的?”

      “那是你爸爸把好的都送到你家去了。”

      我默然。

      最好的东西都去了孩子家。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