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走廊边的多肉

      李巧文

      多肉是忽然出现在教室走廊边上的,紧挨的便是我所教的高三创新一班。小小的各色盆装着,有绿色的方形小盆,有黑色、粉色或乳白色的圆形小盆,还有个长方形的木盒,盛了三株多肉。颜色多变,蓝、红、黄、紫,还有渐变色,像画;每一片都像星星一样眨着迷蒙的眼,像一滴滴倒立着的雨。

      每一盆多肉边都插着一张彩色纸片,写着:“桃美人”“烈焰叉叉号”“蓝色妖姬”“花月夜”“黑王子”“后羿射不着”“向死而生”……起先,我以为是学生们对多肉的喜爱特意起了这些与众不同的名字,后来从一本专门讲多肉的书上才了解到,多肉的名字确如多肉一样美,如“初恋”“晚霞”“广寒宫”“红粉佳人”“凌波仙子”“蓝色天使”等,有中国的名,也有外国的名,每一个名字都如诗,摇曳生姿。

      偶尔,有学生站在旁边指指点点。一次,班上外号叫“燕子”的女生蹲在多肉旁边浇水。她给每一盆都浇了水,我问哪盆是她的,她朝着那盆“花月夜”指了一指。我问她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她浅浅一笑:“老师,您觉得它像不像张若虚的花月夜一样美?”我看时,叶片厚实,饱满有弹性,叶缘薄如匙,有非常明显的红边,像渡着一层金边,叶片的底部呈蓝绿色,确实美如花月夜!

      高三最后一期,学习越来越紧张,压力越来越大,他们怎么还有心思侍弄这些花花草草?我问燕子为什么要养它们,燕子却侧了头看着我说:“这是我的幸运花!老师喜欢吗?考完我送给您!”我笑了,并不当真。

      每一次经过这些花花绿绿挤挤挨挨的小家伙身边,我都会停下看一会,有时还会蹲下来,仔细端详。学生们小小的心思通过纸片上的名字在告诉他人,他们有着多么浪漫的幻想、坚定的信念和情窦初开的羞涩。花开无语,用心读才能触摸到内心,或许,这就是他们舒解压力的出口。我总觉得,每一盆多肉后面,都站着一个藏了美好和有着梦想的学生。

      办公室的小玉老师桌子上也摆着一盆多肉,是教师节学生送的。柔嫩饱满,根部淡绿,慢慢上长,像一颗桃核,又像一截手指,绿色渐深,最后在指尖涂一圈儿红,像有人画上的胭脂。小玉老师说是“织锦”,织出美好生活的锦。还对我说:“你班的学生还蛮有生活情趣,养的多肉,名字都很美。谁道学生只知读书?”我逐渐了解了多肉的习性。窗台、走廊、院阶,到处都有它小小的身影。怕雨淋,不喜肥料直接浇。夏天高温干燥,它多半在睡觉,不喜被打扰,水不能过多。不好挪窝,喜欢晒太阳,给一点阳光就灿烂。多肉,反过来就是肉多,玲珑小巧,姹紫嫣红,还会变色。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温度,不同的季节,呈现不同的颜色,却是一样的妩媚和娇憨,惹人怜爱。好像它生长在那里,就是让人来爱的。

      学生们终于迎来了高考。高考第一天,将学生们送进考场,我就离开了学校。在另外一所学校监完学考,再回到学校,高三楼已人去楼空,教室墙根下的多肉都不见了。办公室里却多出了好几盆多肉,像是走廊上的几盆,因没有名字,不敢相认。那盆“织锦”静静地摆在办公桌上,假期无人打理,但还是那么水灵,只指尖边的红淡了些。

      这一天,我从办公室出来,在教室的外边意外碰到燕子。她高考成绩不错,超出重本线五十好几分。我问她来干什么,她说来咨询填报志愿的事,还说曾答应要送我一盆多肉,来过好多次了,都没找到我。很快,她就搬来了一盆多肉,双手递给我。我一看,正是她那盆“花月夜”。我很感动,但我没有要,办公室里已有好几盆,想必都是学生们送的,燕子说过这是她的幸运花,我希望能继续给她带来好运。

      望着空荡荡的教学楼,我心里又高兴又有些心酸。学生考完了,注定要离开,就像鸟儿长大了,注定要飞翔。来来去去中,一如多肉,经过你我的身边,适当的时间来,又在适当的时间离去,悄悄的,但那些漂亮的影子时不时穿过心海,总能开出一朵朵浪花。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