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寻访秘密电台

      姚建刚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站在橘子洲头,顺湘江北望,就会看到黑麋峰。黑麋峰山高林密、云遮雾障,横亘于长沙与汩罗交界处,自然而成长沙北的天然屏障。山脚有一个洪家村,该村的人靠山吃山,但山中除了能挖几支竹笋、采几个蘑菇,偶尔捕获一两只野物外,几百年来,好像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可依靠了。

      洪家村我去过好几次。这次再去洪家村,是为了寻访一个秘密电台旧址。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宣布起义,长沙和平解放。然而,长沙和平解放的背后,又有多少激流和暗战?程潜、陈明仁是如何与中国共产党高层取得联系?如何下定最后的决心?这当中有多少故事,都在这部秘密电台中演绎。

      前几次去,是从南入黑麋峰必经洪家村,村路很窄、蜿蜒曲折、坎坷不平,像遗弃在山脚的一根褶皱斑驳的树藤,我们的车像个甲壳虫,在上面艰难地爬行着,稍不留神就有滚下去的危险。后来在村支书指引下,抄近路来到山脚。村支书姓戴,很健谈,他说:“洪家村深处山中,一直很穷,旧社会没饭吃,村里流传一首民谣,‘洪家村、洪家村,十种九不生。细伢子、冇饭呷,野菜煮树根。’这些年,大家都能吃饱穿暖了,但相比外面,仍然很穷。”因为走路,我们对村里有了更直接的感触。洪家村田少人多,都是小块的旱地,由于种多收少,许多地都已荒芜。山,横蛮地阻隔着村子与外界的联系,村庄基本处于闭塞状态,看不出一点希望和生机。村里人好像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低矮的土砖房、红砖房前,三三两两的村民在漫无目的地扯着闲谈,年老点的不方便上坡下岭、走门串户,只好独自对着大山发呆。

      这次再到洪家村,正值深冬,但今冬是个暖冬,这一天的天气也特别好,没有一丝寒意,反倒透出一些春天的气息。太阳很温和,慷慨地把金色的阳光涂抹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泛着柔暖的光芒。踏入村庄,我顿感被阳光包裹,阳光穿透衣服、温润肌肤、浸入心脾。我开始打量这个似曾相识又似乎从未谋面的村庄。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直通远处的山脚,路边整齐地排列着碗口粗的桂花树,虽是冬季,仍然生机勃勃、郁郁葱葱。原来荒芜的田土都种上了蔬菜,远去较宽阔的地方,是连片的大棚。昔日低矮的土砖房、红砖房早已不见踪影,绿树掩映下,两层小洋楼比比皆是。这是洪家村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早在村口迎候的,仍是原来的戴书记,四十来岁的年纪,五十多岁的长相,本就黑瘦的脸比以前更黑了,被金色的阳光一抹,泛着油光,像个黑人。这是戴书记最显著的特征,一见面就能被人记住的一个人。洪家村早已不是我印象中的洪家村,但书记还是过去的戴书记,我不由得不信,我真的到了洪家村。书记早看出了我的疑惑,本就善谈的他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他说:“您不知道,我们村有个宝,过去,长沙和平解放靠了它;现在,全村致富也靠它。”我知道他说的宝定是秘密电台,就接过话说:“我们这次就是寻宝来了。”听说是寻宝,戴书记更来劲了。“您知道当初秘密电台为何选址洪家村吗?”我茫然地望着他。确实,一路上我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戴书记扬扬脸,环视着周围的群山,“搭帮这些山啦,一座座山就像一个个卫兵,守护着这里。真是最好的地方了”。我恍然大悟。确实,这里群山环抱、交通不便、易于隐蔽、当年穷得叮当响,谁会想起这里会有一个秘密电台,在悄然改变长沙的命运呢?

      1949年6月,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中共上海中央局指派上海吴克坚情报组策动程潜、陈明仁起义。情报组指派黄雍、周竹安(今望城丁字湾街道人,解放后驻保加利亚大使)等人赶往长沙做策动工作,并架设秘密电台,随时与中央联系。然而电台设在哪里呢?几经周折,周竹安决定将电台设在老家九福乡(今望城桥驿镇)周商农家。周商农曾任国民党军第53师中将师长,抗战胜利后,不愿打内战解甲归田。地方找好了,但乡下没有电,干电池作为军用物资被严格控制,无法弄到手。束手无策时,有人突然想起吉普车里的电瓶,立即找来试验,果然能用。周竹安等想方设法弄到了三个电瓶,一个发报用,一个留在城里充电,一个用于往返运输,确保电源不中断。

      洪家村距长沙几十公里,为确保传送电报安全,周竹安想了一个办法,所有往来电报均事先藏在纸伞的手柄里,互送电报时,只要把自己所带的纸伞与接头人所带纸伞同放在交通站的门后面,走时对换,无需与任何人搭讪,神不知鬼不觉。

      戴书记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当年的情景,不知不觉,就来到秘密电台所在地。两栋新式小洋楼后面,一栋修缮过的土砖房很有古意,前面四房三间,后出两偏房带一后院,典型的江南大户人家民居。看得出,当年解甲归田的周商农家确是当地一大户。

      洪书记说:“房子是三年前修缮的,修缮前,当年住人的几间正房、电台发报的偏房以及后山藏电台的山洞都保存完好。”

      “修缮秘密电台旧址是驻村扶贫工作队的主意。他们说,村里山清水秀、风景秀美,又有革命遗址,离长沙也不远,做乡村旅游,肯定有前景。”

      “开始,我们也不大相信,村民也都爱理不理。后来,工作队帮我们把路修好了,还自掏腰包帮一个村民开了第一个民宿,建了一个网站,通过网站招来了第一批客人。”

      “看着有人赚钱了,村民们终于闲不住了,纷纷来找工作队的人。您看,所有的荒地都种上了蔬菜,工作队取名叫高山蔬山,高山上种菜无需施药也不生虫,城里人喜欢吃。山上圈养着羊和鸡鸭,高山鸡、高山鸭、高山羊,都好呷呢!现在,村里仅烤全羊店就有十多家了。”

      ……

      戴书记如数家珍,自豪地介绍着。我不忍打断他这种幸福的感觉,我知道,这种幸福,他等了半辈子,终于等来了。洪家村等了几百年,也终于等来了。

      返程的路上,我大声朗诵着在洪家村拍下的一段历史:“1949年7月4日,毛泽东通过秘密电台给程潜回电,‘颂公先生勋鉴:备忘录诵悉。先生决定采取反蒋反桂及和平解决湖南问题之方针,极为佩慰。’‘只要先生决心站在人民方面,反美、反蒋、反桂,先生权宜处置,敝方均能谅解。诸事待理,借重之处尚多。’毛泽东的回电使程潜深受感动和鼓舞,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走上和平道路。”

      是呀,只要站在人民方面,再曲折的山路终将变成坦途!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