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今日仍有雨雪(小小说)

      张忠报

      走到单位,去除掉挡风玻璃和雨刷上的积雪以后,我们便驱车上路了,同行的杨科长本来也是位老司机,有他坐镇,作为驾驶员的我心里更踏实一些,因为单位上专业司机有限,平时开车都是谁出发谁驾驶的。

      自前两天起,省市的气象台都先后发布了关于雨雪寒潮来袭的预警,昨天晚上,一场雨夹雪果然如期而至,早晨起床时发现雪已经停了,可以看到室外的绿化带和屋顶上都布满了一层雪褥,大概是因为地温还比较高吧,落到路面上的雪已经融化了,而且没有结冰,只是路边靠近路沿石的地方有少许的积雪。

      看来开车出行的困难并不是很大,原本拟定取消的计划又可以重新执行了,因为临近元旦,单位上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前几天便定好了今天的出发日程,需要开车到一百公里外的省城去一趟。

      我的驾龄并不是很长,不过也有一定的雪地行车经验,尽管经过的路上并没有明显的积雪,但我还是很小心,车速控制的很慢,而且一直没怎么超车。天气阴沉沉的,西北风刮得路边大树上的积雪不断地滑落下来,随着气温的变低,路边被车轮碾压过得积雪已经处于结冰的临界状态。

      经过市区外一座大桥的时候,可以看到养路工人正把白色的粉末撒到桥面上,那一定是撒的盐末,可以缓解桥面上结冰——由于不受地温影响,桥面上的积雪一般都难以融化,即使融化时也很容易结冰。

      行出去四五十里路以后,我发现北风越刮越大了,我更加谨慎起来,因为气温的变低极容易让融化的雪水结冰。

      然而就在经过一个右转弯道的时候,我发现路边停着一辆大货车,大概是出了故障,我用视线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同时稍稍向右打了一下方向盘,想慢慢地通过这个曲线的拐弯地带,就在驶过那辆货车二十几米的地方,我突然发现车身驶向了对面的车道,而且继续向路边的边沟滑去,在猛然一惊中我本能地连续轻点刹车同时猛打方向盘,但是这时方向盘和刹车似乎完全失灵了,眼看着车头已经滑到左侧路边的路沿石,我不禁屏住呼吸暗暗叫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杨科长也面如土色,就在这电光石火的时刻,车身突然又来了个蛟龙摆尾,一下子调转车头停到了那辆大货车的后面。

      整个的调转过程车身完全处于失控状态,幸亏此时此刻路上并没其他的行人车辆,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停下车后,我才发现这段路上已经结了一层薄冰。后怕得出了一身冷汗的我们商议了一下,决定立即打道回府。

      “大王叫咱来巡山,咱们无功而返怎么交代?”我半开玩笑地问杨科长。

      “回去再说吧,‘紧急避险’为上策,出点事情更是没法交代!”杨科长回答道。

      “是啊,幸亏你是福将!”我边说边重新启动了轿车,嘴上虽然打趣着,但是行动却极为谨慎,回去的路上更为小心翼翼。

      当回到单位的时候,一直阴沉着的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我们庆幸“无功而返”的抉择是正确的,而且杨科长说他看到单位的微信群刚刚发了一条通知,上面写着“今日仍有雨雪,禁止出车”。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