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特别报道(05)

返回版面

张艺谋执拗的智与不智(文艺零谈)

      乔宗玉

      电影《一秒钟》(编剧:张艺谋、邹静之,导演:张艺谋,主演:张译、刘浩存、范伟),大漠黄沙中,主人公张九声不断朝前走着……那单调、冗长的行走画面,让观众不禁联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一个和八个》《黄土地》。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的摄影正是《一秒钟》导演、摄影系出身的张艺谋,所以,《一秒钟》不妨看作是张艺谋对自己36年前那两部作品的致敬与纪念。

      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自己某种特定情结,这种情怀可能纵贯其一系列作品。像谢晋的儒家气质、侯孝贤的台湾本土风情、张婉婷的移民文化……对于张艺谋电影风格,理论界研究硕果累累,而就我这个从《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一路看下来的观众而言,只能说,张艺谋的电影构图色彩感很好,人物处于压抑的极致下会发生人性的扭曲,而执拗是一种共性,不懂放手,少了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灵逸之气。

      《一秒钟》伊始,当电影《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画面视听感袭来时,我的脑海里,已经闪出了当年我国电影第五代崛起,电影院却渐渐冷清的状况。人们厌倦国产艺术片缺乏故事性的特点,直到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上映,才稍微转换了这个局面。我心想,不妨把《一秒钟》当公路片看吧,也许会有所不同。

      起初以为沿着戈壁,主人公沿途会有许多奇遇,最后迷途知返,却没有想到,从头至尾就是为了抢那一秒钟的胶带。张九声为了在电影简报上看失散多年的女儿,“假小子”刘闺女为了赔偿别人家的胶带灯罩偷胶带,两个人的矛盾如此建立起来。然后,他们遇到放映员范电影,迫于张九声威胁,范电影在正片《英雄儿女》散场后,做了一个“大循环”,让张九声反复看了一夜那“一秒钟”的女儿。几盒胶带跟着主人公们一起历经磨难,失散、归还、损坏、修补……

      为了这“一秒钟”,张九声越狱,且不说他入狱是不是内里真有冤情,不论何种原因,越狱这个行为,起码就是违法的,要加重刑罚的。刘闺女偷胶带,不管背后有多少的苦难和无奈,被父亲抛弃、母亲病逝、弟弟毁坏他人物件备受欺凌等等缘故,都不能够成为她偷盗的合理理由。

      在情与法之间,中国的人情只能在法理允许范围内,不可以逾越法律的界限。张九声的性格,再现了张艺谋式的执拗,如《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对生育的执拗……主人公一意孤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从而窥见,张艺谋把自身源自大西北文化的执拗性格,赋予他电影里的人物形象上。

      有时候,换一个角度去处理问题,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张九声如果能忍一时冲动,便不会被坏人陷害判重刑,更不会妻离子散;刘闺女和弟弟被小伙伴们欺负后,如果去报警,也许,就不会有一个女孩子流浪沙漠去偷窃胶带的危险且不法行为。假如遇到真正的坏分子,刘闺女连命都未必保得住,又怎么保护弟弟?主人公们这样的执拗,用今天的目光看,似乎是一种不智。

      影片末尾,两年后,平反昭雪的张九声来到当年的戈壁,由恢复女装、清新漂亮的刘闺女带着,执著地寻找当年那张范电影送给他的“一秒钟”的底片,徒劳一场,但这也是全片唯一一处温情的地方。两位主人公明明知道大漠茫茫,却依旧怀抱希望。刘闺女看着张九声的眼神、笑容,像极了张艺谋导演的影片《我的父亲母亲》里章子怡扮演的“青年母亲”,或许,这也是一个“大循环”吧!他们之间既有父女般的情感,也有一种曾经同被亲人抛下、被社会遗弃的知交情,他们是最懂对方的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