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发型师阿龙和他的朋友圈

      朱小波

      新年做个新发型,喻示一切从头开始,从新焕发。于是我决定找阿龙做个新发型。

      “刘海是发型的灵魂”,我准备找发型师阿龙预约,先找到他的微信,忽然看到他在朋友圈里发了这句话看得我哑然失笑。

      我一直都是顶着一个三七开的短发,额头上基本没留过刘海。我一直都找阿龙剪头,但阿龙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有位顾客姐姐也这样给阿龙留言:“多年以来的御用发型师,每次不管多忙都是那么仔细,从来不会推销买这个买那个,跟其他发型师完全不一样,每次都不用我说什么就能给我最满意的感觉……唯一的缺点就是话少。”

      敲黑板看重点,客户姐姐说阿龙的“唯一的缺点就是话少”,但她说“御用发型师”不禁让人莞尔。御用,我记得是指皇帝专用的一个词,好在我赶紧问了一下度娘,原来御用也可比喻常用、习惯使用。好吧,姐姐,阿龙就是你的“御用”发型师啦,但你的“多年”估计不会大于我的“十年”吧。那年那月的那一天,我来了,阿龙正好在。弹指一挥间就是十年,这十年里我头上的“三千烦恼丝”都是阿龙给打理的。

      十年里我只去同一家发型屋剪头发,十年里我都选同一个发型师剪头发,不是我故意要做 “我来了,你正好在”的行为艺术,也不是我患有什么选择困难症,实在是“感觉遇到一个合适的发型师比找男朋友还难”。去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国人的生活方式,发型屋老客户的直接改变就是通过微信来预约服务。有位美女妹妹在微信里对阿龙说:“前天你没时间,我在自家楼下修了下刘海。太丑了,本来脸就圆,剪完像个包子一样,你还能帮我修成以前那样子吗?”阿龙回说:“如果剪太宽暂时没办法。”“剪个刘海怎么就这么难,再也不敢在外面乱剪了,要留多久才能跟以前一样呢?”阿龙回说要“两个月左右吧”,“那要丑两个月了”,美女妹妹 “哭”(表情符号)着说:“感觉遇到一个合适的发型师比找男朋友还难呀。”话不多的阿龙这回小小幽默了一把:“好男孩子到处都有选,发型只能我来剪。”

      “发型只能我来剪”,说这句话的阿龙是有十分自信的。十年里,店里的发型师换了一波又一波,他还在——他把自己做成了店面总监;十年里,老板也换了一个又一个,他还在——他把自己做成了店铺老板。遍访长沙,这样的发型师真的找不到几个。如果有他的技术,不一定有他的贴心。你看看另一位姐姐是怎样在朋友圈里发感慨吧:“第一次碰到要求烫头发不给我烫的发型师,之前发质太差做个颜色也是等了一年才给做。推崇自然还原发质本质美,很实在的一位老师,也很赞同他的观点。每次不用说就能剪出你喜欢的效果,以前从来不敢尝试短发的我现在是越剪越短,但是每次都很满意,推荐给大家……”

      做最好的自己,给客人最贴心的服务——这就是传说中的匠人精神吗?我翻遍他的朋友圈,看到最多的两个词是——专心,细心。“用心了,结果都不会差!”这是阿龙昨天发的朋友圈,做发型如此,生活也是如此吧。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