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宋新爹图书室

      袁丽霞

      有一个人在做这么一件事。

      星火读书群有人说,从一个人的书房能读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提议晒晒自家书柜里的书。阿菁把搬到过渡房的部分书拍下来发群里。没等群友们评说,群里的宋琢开口向阿菁讨要图书:“送我图书,允许你挂牌,变成我和你两家的图书馆。书所有权还是你的。”

      星火读书群有一百多号人,参加线下活动的只有三四位,募集书籍的宋琢是其中的一位。最近一次读书活动在宋琢老婆开的托管中心举行,因为过几个小时宋琢要飞国外。这是我第一见到宋琢。他四十多岁,单瘦,说话如同低语,和读书群那些侃侃而谈的人,好像少了点往上的能量。而且这个时候都跨年了却去国外,有点迷一样的感觉。参加读书活动的四个女人都有疑惑。

      “你老婆同意。”

      “当然不同意,身边所有人都反对。”

      飞机票是一年前订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想改变。

      就是这样一个与常人不同,自认为身上每处地方都是失败、教训多、成功经验少的人从城里跑到老家建了个图书室。

      不知道童年的经历对人有多大影响,反正宋琢觉得影响蛮大。五六岁时的宋琢,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一个叫纯塘的供销社(商店)。供销社有糖果糕点,最边上的柜子里放着图书,糖果对他有诱惑,图书更加。那时每本书只要四到五分钱。但每年只有在儿童节那一天,宋琢的父母才会允许他买一两本。他看得如痴如醉,比吃了糖还甜。

      到了小学和中学时期,宋琢身边的图书资源仍然稀缺,城里的表哥会把旧的《少年文艺》《小溪流》这些书送给他,另外还有些渠道可得到很多二手甚至残破的武侠小说,也有爱情小说,比如那时很流行的琼瑶写的小说。

      当他的两个孩子长到三四岁的时候,他辞去在城里热门行业的工作,开了家绘本馆。因为两个孩子像他当年一样喜欢读绘本图书。只不过,开了不到两年,他没有办法维持盈亏平衡,这家绘本馆就关了。

      去年九月,他看到网上有一位农家女在自家超市办图书馆12年,受邀参与“公共图书馆法”审议座谈。童年看书的经历再次从他的内心深处走出来 。

      宋琢爷爷有处老房子,在长沙县黄花镇东塘村,空了很多年。宋琢把自家的藏书和绘本图书搬了一部分过去。赶上宋爷爷103岁生日,宋琢给图书室起名:东塘宋新爹图书室。

      有书友说,放寒假想去宋琢的图书室看看。宋琢阻止了:需要搞几个月劳动,你还是别去。干净整洁都需要代价,现在我爷爷家是杂草丛生。图书室虽然已经开放,但不是平常意义上的干净整洁。路不平,杂草丛生,房子破破烂烂,都需要整理,而且需要艺术天分和手工技能来打理。

      但到了十月份宋新爹图书室前面的杂草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里面摆了三架书。

      我问宋琢,来你那里看书的人多吗?他说不多。即使能让一个人受益也行。

      他认为,这家图书室毕竟从城里办到了乡下,如果能够多一些农村和农业方面的图书就好了。如果网络朋友们比较方便,大家可以上孔夫子二手书等网站购买一些这方面题材的图书捐赠过来。当然别的书宋新爹图书室也欢迎。

      我特别喜欢宋琢说的一句话:简简单单,针对每一个当下,每一个具体的事情,作出自己的判断做出自己的行动。我发出我微弱的光芒,能不能照亮别人,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尽力了呀!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