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两会特别报道(04)

返回版面

在人生七旬之后,他开始了生命新的出发与尝试。以苦行僧的虔诚和低调到尘埃的态度,扎扎实实,一路重来

依旧少年

  • 刘鸿洲作品 刘鸿洲作品

      青林

      元旦过后,刘鸿洲老师把他的《拥抱湘西——刘鸿洲写生作品展》的画集送给我。打开一张张画,我看到的不仅仅是色彩与线条,更是一个艺术家倾注爱与生命的探求。

      刘老师多才多艺,年轻的时候搞版画,中年以后画中国画,对线描、水墨、淡彩、重彩、书法、金石,都驾驭得很好。尤其是花鸟画,布局与色彩往往让人惊艳。而惊艳之后,又会觉得那些花朵、那些叶片,都带着风的律动、光的变化,淳厚中透着灵性,踏实中生发梦幻,大气中跳跃着情趣。特别是写意荷花,可谓出神入化,渲染的蓝与紫,有一种直击心田的绚丽与辉煌,每一想起,都会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妙与安好。

      他本可以一直重复这样的绚丽,躺在已有的成就中,安享时光。

      但是,他没有。

      在人生七旬之后,他开始了生命新的出发与尝试。以苦行僧的虔诚和低调到尘埃的态度,扎扎实实,一路重来。

      2016年,他邂逅了一位多年未见面的老友袁幼琦,两个70多岁的画家,携手一起走进了吉首与花垣交界的大龙洞。他们放下过往的一切,像两个初出世界的少年,将心一点点放下,一点点融入,让湘西故园的山水一点点渗进生命,经过沉淀、生发,再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形态展现了出来。这一次,刘老师舍去了一切色彩,只用水与墨,去铺陈这片天地,如同禅定后的意向,空辽、简明而又悠长。整整一个星期,他们同吃同住,画出了《丙申大龙洞河谷》《花垣大龙写生》《峒河风光》等一系列作品。那一个星期,他们在画景,而看到他们的人,一定会觉得他们就是质朴山水中最有意韵的景致。

      2020年春天,他又一次激情上路,和一群年轻画家到吉首的平年、保靖的夯砂一带写生。行走在年轻人的行列,他花白的头发在风中拂动,如一面战斗的旗帜。他感受到内心的又一次怒放,与年轻人倾情交流,赤诚写生,画出了大气磅礴的《平年初见》《平年茶场对河》《平年西望峡谷》《保靖夯砂金寨》等作品。

      而更多的时候,他会闲居凤凰古城,从画室中走出来,去周围写生。或者与三五好友,赴龙山、永顺、洪江,或独自一人在凤凰城内转悠。走到哪,画到哪。他说“写生俨然与在画室作画大相径庭,或许是因山水给我带来的激动,改变了我的笔墨程式,为我之新路提供了宝贵的启示。我在美丽的山水面前创造美,享受着创造美给我带来的幸福。追求表现心境的旷达,追寻悠远的回味,写生使我在美术中陶醉。”

      他几乎走遍了湘西的山山水水,在这一路行程中,或许是因为山水四季的色彩,打动了他,或许是他的恩师黄永玉近些年一直对他说“要向油画学色彩”触动了他,年过75岁的他,竟然拿起了油画笔,开始用另一种方式去表达他对故乡的认知与爱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一次“自我提高”,是“多出一双手拥抱我的湘西”。

      他的国画,是精致与干练的,而他的油画却是拙朴与恣肆的,正如吉首大学教授张建永所评:“吊脚楼廊柱东倒西歪,不加修饰而乡愁四溢;夯土墙的金黄和风雨剥蚀后的残损,一起构成故乡遥远的古词。即使是写生,都写得‘揪心’,‘美得让人心痛’。”

      这些系列水墨写生和油画写生,是他倾注心血,对故乡再一次的深深拥抱,于是有了2020年年末这次动人的画展。

      有人说,刘老师近年的探求,如同齐白石的“衰年变法”。我却以为,这不是“衰年变法”,而是生命的新长征。因为在他毅然前行的身姿里,我们看不到“衰”却看到了“生气”,在他全新的画面里,我们看不到“变法”却看到了“更新”。这一路的写生与创新,让我们明白了生命之路可以如何走得越来越深越来越远,而艺术之路如何走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宽。

      刘老师,有两枚闲章,一枚是“贵痛快”,一枚是“宁做我”。要“痛快”,必是“我”的自由纵横;“宁做我”,就是只做“我”,绝不拾人牙慧。于是, 艺术可以脱离捆绑,生命可以摆脱庸常。

      这要多么强大的灵魂与定力。

      而这种强大来自赤诚之爱。一个学理工科的人,却做着画家梦。因此他才有了50岁去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高级研修班研修、60岁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访深造的不同寻常的历程。 因此,在他的眼睛里,在他的步伐中,没有年龄的印记,只有一如少年的赤诚。

      人生走近八旬,内心依旧少年。他拥抱的不仅是湘西,更是一个艺术家鲜活的生命!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