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符校长一碗面化解矛盾,让我们真正明白了何为教育,何为恩师

回望

      张书志

      我毕业离校后的六十年间,曾三次回到母校的身边,却未写一个字。这次离开时,总是一步三回头,回望绿树丛中母校美丽的校园,那高高的钟楼,钟楼顶上灿烂的星空,回望曾经在母校的时光。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到离家一百多里的湘潭市一中读高中。每学期学杂费,包括膳食费就要六十多元。开学初,父亲用两麻袋各装250斤稻谷,推着鸡公车卖给区粮站,才能凑齐这笔大数目。

      十七八岁的后生哥是农村的强劳力,是家庭的顶梁柱。后生哥的我却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优哉游哉地诵读“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夜深,卧听经校园北侧沪昆线上火车“扑嗤扑嗤”的轰鸣声,想起年迈的父母在田里辛苦劳作,其心甚痛,其心难安,总想在课余搞点有偿劳动,减轻父母的负担。

      有偿劳动何处寻?我们是寄读生,学校管理很严,每天安排得紧紧的。想出去打工,得挤时间,又不能违纪。事有凑巧,有同学打听到当日晚上9点至12点,火车站需要几个临时工卸煤。我们四个来自农村的同学一商量,接受了这个任务。

      晚自习后,我们悄悄离开校园,来到雨湖公园北端的湘潭火车站。在站上管理人员安排下,麻利地一铲一铲将煤卸下来。汗流浃背,谁也没有叫一声苦。两个多钟头后,一车皮60余吨煤炭卸到了指定位置。管理人员夸奖我们像小老虎一样干活,比站里的装卸工干得还利索。

      卸煤结束,工资兑现,我们每人得到了一元五角钱报酬。车站旁有饮食店,肉丝面一角二分一碗、光头面八分钱一碗。为省钱买文具用品,我们经受住了面食扑鼻香味的诱惑。

      取下安全帽,脱掉工作服,我们一身轻松地返校了。来到校门口,大门紧闭,师生们早已进入了梦乡。因为擅自离校,我们不敢叫醒传达室的工友开门,于是来到围墙的拐角处翻墙入园。正当我们四个为成功翻越围墙而庆幸,突然雪亮的手电光照着我们,几个护校夜巡队员将我们带到夜巡值班室谈话。

      此事惊动了学校最高领导,我们一个个吓岀了一身冷汗。

      “他们不是贼,是本校的学生。”清脆的声音飘进了值班室,这声音好熟悉。每期举行开学典礼,从主席台上发出响彻校园的不就是这种既威严又亲切悦耳的声音吗?随后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人迈着稳健的步子来到了值班室。果然是他,我们的校长符石安。符校长在读高中时就参加了地下党,开展学生运动,是个老革命。

      我们看见德高望重的符校长,泪水不自觉地滚出来了, 主动承认、检讨了违纪行为,请求学校给予处分。

      “坐吧,坐吧!”符校长平和地说,“给什么处分?擅自离校、翻越围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爬过。解放前搞学生运动,学校当局不准我们上街游行,我就带头翻墙而出。 ”符校长幽黙诙谐的几句话,解除了我们的紧张情绪。他看了我们四个满脸灰尘,说:“夜晚当睡不睡怎么行呢?白天读书做作业,要动脑筋,晚上为抓收入拼命去卸煤,有损健康。如果伤了元气,落下个终身残疾,我心痛,你们家长一定心痛,党和国家更心痛!”

      此时,厨师送来几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符校长发话了:“你们拼命卸煤,早已饥肠辘辘。现在,我宣布:处罚吃一碗面。我从不吃夜宵,今晚陪你们吃一碗。”“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处罚呢?”我们破涕为笑,深受感动。

      符校长一碗面化解了矛盾,让我们真正明白了何为教育,何为恩师。

      为了让我们挣些外快,又不影响身心健康,符校长当年让学校有关部门为我们举办了暑假劳动夏令营,组织学生参加有偿的市政基建劳动。20多天,我们赚回了一个学期的伙食费,减轻了家长的负担。

      半个多世纪后,回望母校的那一刻,符校长的一碗面依旧温暖着我的心,让我内心柔软而充盈。

      符校长早已作古,当年教我们的老师也大都走了,但谷水清清,垂柳依依,钟楼巍巍,母校不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