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雪凇自己的生命有限,只待阳光稍稍照耀,就会让它悄然落去,化作一汪碧水流淌在大地的怀抱,一个转瞬即逝的轮回

熊山雪凇

      张强勇

      雨雪轻飘,空山鸟静。

      冲锋衣、冰爪鞋、登山杖,一路向上,攀登熊山。

      熊山在新化城北,是全县海拔最高的地方。

      元旦前一个寒风凛冽的傍晚,新化迎来第一场雪雨。

      那夜,在城里,细细麻麻的雨夹雪开始飘洒,落在窗台上,落在树叶间,落在行人的身子上。我小心翼翼地在屋外走动,被路灯下的景致所吸引,驻足观望,被寒风剥光了叶子的柳树,柔软的枝头在灯光的映照下垂蔓着,枝节上挂满了圆圆的水珠,像是一粒粒玉洁剔透的宝石,闪着晶莹饱满的珠光。寒意侵入身心,但我希望气温能再低点,雨雪再多点,那样,熊山的雪凇会更加美丽动人。

      如我所愿,气温真的到了零摄氏度以下。细细的雨丝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杜鹃树、芭茅草、毛竹林的枝桠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花, 渐渐,庭院、道路、山林,屋檐、路灯都被雪凇一同打扮起来。

      清晨,像是约好了似的,人们将车停在了半山腰,换上了装备,一齐上阵,向上攀援,观雾景、赏雪凇。

      草砂油路上已经结起了一层薄冰。如果你是第一次来熊山看雪凇,或者是没有经验的游客,走在路面,你刚刚迈开腿,一个趔趄,就会摔一跤。有经验的游客会走山间小道,踩着湿湿的泥土冻结的路面,“咯吱、咯吱”的踏雪声打破了熊山的寂静,却并不能惊扰游客欣赏雪凇的美好心情。俏皮的孩子会拍打着雪凇,发出叽叽喳喳的响声,冰碴飘散到空中,飞溅到我们身上,和呼出的热气融合在一起,让周围都变成白蒙蒙的一片。

      一路上,雨雪凝结枝桠,晶莹剔透,犹如白色的珊瑚缀满枝头。冰雨包裹着的雪凇里,有微微的暗红,那是还没凋谢的花蕾、花蕊;一丛丛、一束束、一蔸蔸的灌木和草丛披挂着雪凇,有如身着白色铠甲的战士,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山沟处、小溪旁,漂亮的冰碴和冰瀑,与山石互补。

      我们手脚并用,一步一步地攀援到熊山高处,那里是一个瞭望台,远远看去,瞭望台犹如一个纯洁透明的卡通人物,萌萌可爱。待你走近,瞭望台的四面墙和墙垛子上都披挂着厚厚的雪凇。我们登上瞭望台,环顾四周,洁白静谧,感觉天地间是一望无际的苍茫,远方的山际间如一丝长长的海岸线,脚下的山峰成了银白色的“沙滩”,偶尔有一两个峰顶露了出来,如大海中的小岛礁。雪凇犹如开在冬日里的水仙花,扮靓了熊山的整个世界。

      置身此景,我们顾不上抖落身上的冰碴,用心尽享这难得的宁静,享受着大自然的神奇造化。雪凇自己的生命有限,只待阳光稍稍照耀,就会让它悄然落去,化作一汪碧水流淌在大地的怀抱,一个转瞬即逝的轮回。

      我想,熊山杜鹃花年年开得那样的绯红与艳丽,是不是因为熊山的雪凇滋润了土壤?

      我想,人世有诸多寒凉,结出不同的冰凌与雪雾,但只要有希望如同一缕阳光,世界便能重回春日,生机勃勃。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