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油菜花 油菜花(短笛)

      熊荟蓉

      像一首民谣,袅袅绕在故土的春风里。

      当人们还沉浸在正月的年气里,草未绿,花未红,柳色还渺茫,油菜花就没商量地开了。那么鲜艳,那么明媚。灿灿的,却不喧闹,有一股来自民间的暖意。

      我难以想象没有油菜花的春天,光秃秃的田地里干枯枯的一片,该是多么寂寥!是油菜花给田野带来了脆生生、油汪汪的生机。油菜花是燃烧的火苗,油菜花是无边的壮锦,油菜花是漫溢的春光!

      紫烟迷漫的远山,灰暗古朴的村庄,正在苏醒的田园,尚在酝酿的花树……这一派雅淡的风景,因油菜花而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精神为之一振。

      年年岁岁,油菜花相似。

      仿佛油菜从来就没被收割过,它们只是地母玩弄的七巧板,暂时翻到了那一面,一到春天又旋转过来。你瞧,它们不是一株两株星星点点,而是挤挤挨挨铺天盖地,以一种大无畏的金黄与太阳对峙,还说不准先被灼伤的是谁呢!这一份坦然与大气令人肃然起敬。

      岁岁年年,赏油菜花的人不同。

      在农田里,油菜花无疑是最诗意的作物。栽种之外基本不用管理,它只艳艳地开花,郁郁地结籽,又经济又实惠。画家欣赏它的色彩,诗人迷恋它的风情,而它的芬芳只有爱它的农人才能嗅到。在农人眼里,它不是花,它朴实得等同粮食,贵重得可比黄金。

      油菜花没有开始,油菜花没有结束。它飘在农家的炊烟里,缤纷着农人的梦。

      油菜花,油菜花!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