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数字报 社长、总编辑:李鹏飞 晚报热线:96333 我要纠错 注册   登录
长沙晚报网 数字报 版面导航 日 星期 出版 前一天 后一天
返回版面

印山青 印山秀(山水走笔)

      李晓青

      星沙以东有江背,因地处乌川山冲48条溪水汇聚处,背水而建房舍获名。

      江背有印山。据古籍载:“秦王政二十八年南巡云梦。为镇风浪,将传国玉玺抛入湖中,在洞庭南岸化作一山,形似印鉴,故以印山为称。”

      印山有湖泊。相传乾隆当年下江南,在印山小憩时曾丢失了一枚玉玺,后返回湖边找到,湖因而得名天玺。

      湖畔有印庙,也叫天玺寺。门前有联:天玺连衡岳,印山接普陀。内有欞星门,御碑亭。供奉观音与圣帝神像。金瓦红墙,恢宏气派,主殿尤其壮观,远望近观都令人景仰。给寂静的乡村平添神圣庄严。

      正值芳龄的小姐姐叶卷,几年前入职我所在的单位任舞蹈老师。卷儿妈在印山经营民宿,20间客房临湖而建,好不气派。

      这日,我们一行驱车50余公里,一路飞奔至印山村。

      一位中年女子笑意盈盈迎上来,一袭暗花长裙淡雅素净。淡施粉黛的她,风华正好,这便是卷儿妈。

      “特意做了黑山羊炖粉皮,给你们接风洗尘。”

      “你们说,脚鱼是清蒸还是红烧?”

      卷儿妈以她待客的顶极礼节,往我们的餐桌频频加菜。时不时瓶瓶罐罐递过来的,是乡村人家最日常的山楂果、苦瓜皮、酸枣片。

      夜宿客舍,洁净阔敞。拂晓掀帘推窗俯瞰,即见晨光里一湖碧水,一弯青黛。哇塞,爽歪歪的湖景房!早起的房客三三两两,慵懒地闲坐在前坪的柚子树下,惬意十足。 

      占地五百多亩的天玺湖,又唤作印山湖,水面平阔澄明如镜。天蓝得发亮,大朵大朵的云聚合,托起冬日里热得发烫的骄阳。绕湖且走且停,一座座亭阁一道道廊桥,曲折蜿蜒,有意呼应,无痕勾连。一圈下来耗时个多钟头,灈心洗肺还养眼。

      “一渡两河三上岸,四洲五里六筒车。”是浏阳河第一道湾流入金洲村河段风景的写照。它描绘了这方水土这样一种奇特景象:一座渡河,有浏阳河和三叉河,有三个上岸的地方,河中有罗家洲、大洲、小洲、双洲四个沙洲,五里河段中有六部筒车。 

      筒车发明于隋唐,诗圣杜甫有“连筒灌小园”的诗句,刘禹锡在《机汲记》中也有描述。金洲六架筒车,造于明朝,距今有600多年。曾将浏阳河水运上12米高的河堤浇灌数百亩农田。时过境迁,河畔只留下筒车的遗迹,一首悠长的《筒车谣》吟唱着美丽的乡愁。我快步走下河堤,打算绕道木栈桥登上河心沙洲,但有层层叠叠的铁架阻隔,只能望洲兴叹。

      江背镇金州村,以布局美、环境美、产业美、生活美、风尚美而闻名。在金洲筒车主题公园,我们走过渔夫广场,踏过玻璃栈道,歇脚在堤上长亭。一位穿迷彩服的村民和我们拉开了家常。他腿脚不方便,一跛一跛引着我们到他家。拨开几乎碰到头的橘子树,一茬茬莴苣、香菜、红菜,青红黄绿,长势喜人。我问:“黑糊糊的是啥?”他答:“呵呵,上的是鸡鸭有机肥,我的菜你们就放心吃吧。”别人家炫富,“迷彩服”向我们炫儿,他两个儿子,大崽在深圳,满崽在长沙。“一个当老板,一个是公务员呢!”

      翌日,我们离去印山。车驶离小院,卷儿妈不容分说塞给我们人手一份菜地里新摘的时令蔬菜、土特产和蜜柚。印山青,印山秀,卷儿的家乡多么美。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